監察院彈劾偵辦綠委段宜康「曲棍球案」檢察官,引發檢察界反彈,認為侵犯審判核心。法務部長蔡清祥作為檢察官的上司,且自己還是檢察官,此時更應該站在歷史的高度,勇敢地出來維護檢察官的檢察權,成為檢察官最大的後盾。

過去監察院彈劾司法人員,主要是以司法人員違法犯紀為主,例如違法拘提、濫行羈押等程序是否失當,或是利用職權關說、詐財、收賄等,但此次監委行使監察權,卻直接大搖大擺介入執政黨民代的「個案」,完全不避嫌。

然而,監委認定「嚴重違反辦案程序」的理由,竟然只是「發還印章」的問題,顯然提案調查的監委心中早有成見,認定該案被告前立委林滄敏有涉案,是沒起訴他的檢察官有問題,先射箭再畫靶,忽略無罪推定的核心價值,這也是道地的政治介入司法案件。

監委濫用監察權大刀,干預司法偵查,如果什麼案件都是監委認為應該要怎樣辦就要怎樣辦,那何須檢察官?或更甚者,直接給執政黨認定就好了,司法權、監察權已經沒有獨立性,都變成為政治服務的幫手。

蔡清祥是資深檢察官出身,法務部長是檢察官的上司,雖不能干涉個案偵查,但也是檢察官的大家長,在面對司法史上絕無僅有監察權被濫用來對司法權侵門踏戶之際,應挺身支持基層檢察官發動的連署行動。

更何況,今日民進黨提名的監委可以為了護航民進黨立委,動用監察權侵犯司法權,此例一開,哪天政黨輪替,國民黨不是也可以照做?司法官憂寒蟬效應,淪為看顏色辦案,豈不是國家社會最大的悲哀。

#檢察官 #監察 #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