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接受日本《朝日新聞》採訪時說:「蔡總統的親美抗中路線是為了謀求個人或政黨的利益,風險很高。」這其實是老生常談,但民進黨為何不論在朝在野都唱同一齣戲?柯P所說「是為了謀求個人或政黨的利益」,是「因」也是「果」,是「戰略」也是「戰術」,因果循環了數十年,戰略與戰術和著一鍋煮,民進黨的確獲得不少利益,以致像個玩魔術的,這一套越玩越有心得,票房也不壞,便這麼玩下去了。至於「風險」,那是大家的事吧?

去年九合一選舉,因人民不滿民進黨的執政績效,流傳「討厭民進黨」之語,民進黨的確受傷很重,具體的懲罰是國民黨贏得了15個縣市長席位,尤其突兀的是,民進黨執政達20多年的高雄市竟被資源短缺的韓國瑜攻下,教訓如此明顯,一再說要反省的民進黨卻不見反省的實例。為何這樣?說穿了,因為民進黨成功與失敗都靠這一招,所謂「一招走江湖」,換另一招,它根本不會。

所以,蔡英文更努力於親美抗中,她在多次談話中宣示自己在這個工作上「很有成效」。這個心理反映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時她說「司機是不能換的」,意指「執政黨的總統是不能換的」,黨內不應該出現挑戰者,只有合作者。而所謂「團結」,唯有團結在她的旗幟下。自從出現賴清德宣布要參與初選後,她姿態愈來愈高,究其心態,便是她的路線絕不能改變。

賴清德表示:「民進黨只剩一口氣」,這句話等於對蔡英文執政的全面否定。蔡英文獨裁式地要使自己成為民進黨唯一的總統參選人,應該也是感到民進黨中氣已不足,但賴清德是想換一種呼吸方式或加強黨的心肺功能,蔡英文則是深信只需加強鍛鍊原有招數,更認為民進黨的政治生命和她個人的政治生命是同一個生命,否決初選便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今年520是民進黨執政3周年,人民檢驗民進黨和檢驗蔡英文執政績效是同一個題目。當民進黨還在為初選規則與時程在裝模作樣,說東道西時,對蔡英文而言,初選已不成為她的束縛,她早已在部署大選。身為總統,不但府院是她的選舉籌碼,連整個民進黨都是。

柯文哲所指的「台灣風險很高」,相對來看,這句話也是她的籌碼,「民意」如果不願涉險,違逆她便成為另一個風險。這個武功,唯她才有。

國民黨、柯文哲或另有尚未現身的政治勢力,有志於2020爭逐總統大位者,以民主制度的慣性思考來評斷蔡英文的走向,是會吃虧的。又如柯文哲所言,他自己參選總統取決於「天亮、下雨、敵人走進陣營」,這還是自囿於客觀條件,而蔡英文的條件是由她設定的,即使是相同的條件,她可以做得比別人更狠、更絕,而她又是國家元首,譬如「親美抗中」,她能做到的,別人未必也能做到。

柯文哲看蔡英文比國民黨有意參選者看得透澈些,他在年初被問會不會選總統時回答說:「這個問題,到6月再問我。」如今6月將至,他卻欲語還休,一般認為他是在等國民黨和民進黨人選確定,其實他最關心的還是已經實質確定會參選的蔡英文。

國民黨仍在初選中鬧情緒,但儘管角逐者眾,民主路程卻是明朗的。蔡英文對民調向來冷眼旁觀,前些時候對自己的民調落後回應說:「那個民調跟現在一般人的理解方向好像剛好相反」。那麼,她所謂的「一般人」是誰?大家好好想一想吧!否則投票時突然出現「古墓奇兵」般的非一般人,還能如何?

(作者為作家)

#賴清德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