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這個台灣創世界民主史上絕無僅有之闌尾組織,從任何分權與制衡的制度設計上來看,怎麼看怎麼怪!民進黨在野的時候蔡英文分明就曾主張要修憲廢了監察院,卻在上任之後決定補足11名監察委員名單。現在來到國民黨在野,擔任監委後要「專辦打綠不打藍法官」的陳師孟,更是讓這個闌尾瘋狂發炎。

從威權到民主政府,政府可以很可怕,可能與民爭利,甚至淪為合法的暴力組織,因此從英、法、德到美國皆各有切割政府,使其耗弱的方式。而所謂的分權與制衡,正是美國總統制的重要機制,體現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而我國監察院所有的彈劾權屬於政治監督,非屬行政或司法監督性質,因此在美國總統制中由參、眾兩院負責。

我國五權分立還另分出監察與考試兩個疊床架屋的分支,不但達不到政府自清的功能,甚至還淪為總統所提名的監委清算異己的機構。而民眾對於蔡政府過去3年各種藉由入法(《促轉條例》、《黨產條例》)與政府組織(促轉會、監察院)鬥爭政敵甚至剷除異己的手段多有公評,否則2018年綠營不會輸到連高雄都狂輸15萬票。轉型正義的概念本身並沒有錯,但錯的是執政黨以此為名損人利己的心態與手段。

而就在2020年大選前夕,全民都應緊盯蔡政府的「新東廠作為」:國人對於立委段宜康「要吞曲棍球」的哏記憶猶新,但大概不知其所以然?其背景是段宜康在2014年彰化縣長選舉時,指控擔任彰化曲棍球協會理事長的國民黨籍縣長候選人林滄敏涉嫌詐領500萬補助款。當時段還說,如指控不實他要公開吞曲棍球。而這個案子當時由陳隆翔檢察官偵辦,陳隆翔調查後發現是協會李姓祕書長與張姓總教練所為,令其返還體育署540萬與向彰化縣政府補繳68萬餘元後將兩人緩起訴。而後林滄敏因名譽受損提告段宜康及後來的彰化縣長魏明谷,最後法院判決兩人應賠100萬及登報道歉確定。從此外界對於段要吞曲棍球的譏諷開始如影隨形。

就在此時,「綠色正義」的監委高涌誠、蔡崇義出動了,以陳隆翔在「曲棍球案」中有許多辦案瑕疵為由,通過對陳隆翔的彈劾案,但事實上這件事情彰化地檢與台中高分檢內部都開過會,也認定無瑕疵,該案件緩起訴後也經台中高分檢駁回再議確定。監察院此舉引發法界譁然,高院與法官協會都抨擊監委越權干預司法,重點是高涌誠與蔡崇義正是蔡總統所提名,這種政治監督司法的案子,高、蔡兩人連迴避的程序都免了,直接選擇性辦案。不管監院或者段宜康如何澄清該案與藍綠無關,他們都不應忘了民主機制就是不相信人性,唯有特定監委自行迴避這種高度政治性的案子才是正途。

從監院彈劾管中閔到彈劾陳隆翔,如果蔡政府再不收手,停止監院這種踰越職權、到處辦藍不辦綠的乖張行徑,從行政到司法部門都將產生對於「蔡皇」的寒蟬效應,台灣終將淪落民主倒退之絕境。(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段宜康 #監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