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市長接受媒體專訪時說:「我選上總統,也在高雄上班。」霎時間,除了民進黨高層訕笑不可行外,藍營人士也參與了戰局,認為影響行政效率。歷來藍綠地方首長遷都的請命從沒實現過,故韓市長此擎天一擊仍被認為是個沖天嘴炮。

如果認真看待韓市長的宣示,總統在高雄上班,到底會有什麼影響?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總統為國家元首,對外代表中華民國;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統率全國陸海空軍,以及行使大赦、特赦、減刑及復權之權。以上這些權限無涉與其他政府機關的互動,故只要在中華民國領土上即可視事。總統另須依法公布法律,發布命令,並經行政院院長之副署。此權限雖須與行政院、立法院互動,但也僅限於文書傳遞,不過是把快遞距離從台北市內拉到高雄而已。

比較麻煩的是總統發布緊急命令及召開國家安全會議的職權。修憲後的憲法架構賦予總統得因應人民緊急危難或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和決定國家安全有關大政方針,為必要之處置。故今日的總統處處介入行政院施政,甚至越級指揮部長,如卡管案等。也因此,總統必須靠近中央政府所在地,以便直接指揮,減少溝通成本。

然探究原本憲法真義,更接近君主立憲的內閣制。若總統願意恪遵憲法,僅保留國防、外交及兩岸權限,而將行政治理交與行政院長,自然可減少國家安全會議召開的次數,總統移地辦公的溝通成本就不是大問題了。當然,歷任總統的執政經驗顯示,即使總統起初退居二線,但基於權力的誘惑或選舉的責任政治,皆無法節制,反而越來越頻繁召開府院高層會議,直接決策。韓國瑜未來若真地在高雄辦公,就必須信任自己任命的行政院長,授權其大開大闔施政。

移地辦公其實是韓市長參與總統選戰必然而為的策略。所有人都知道其競選總統最大的罩門就是對高雄市民的承諾,近日已有民調顯示,韓市長在南台灣的支持度下降,甚至被民進黨候選人超越。此宣示可化解未來對手以「落跑市長」攻擊,也有助爭取高雄市民的支持,回穩選情。

從南部人的觀點,總統移師高雄辦公的確是好議題,它既非過去唱爛的遷都戲碼,不具可行性,亦能破解長期深綠選區裡南北落差衍生的忿忿不平,但卻因之前(包含幕僚)的隨興,造成無腦的既定印象,使得此議題尚未被嚴肅討論就已被打成「肖話」。韓市長不缺亮麗的第一擊發言,但若無理論堅實又能纏鬥之士,襄助後續論述的彈藥,他就會獨自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回馬槍狙擊。這也是韓市長未來若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最需要補強之處。(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韓國瑜 #高雄 #市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