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2003年疫情停止後,北京大學法律系碩士童增撰寫了《最後一道防線──中國人基因流失憂思錄》一書,指稱美國已經研究中國人基因多年,而SARS可能就是針對中國人的基因武器。

童增稱,美國一直不斷蒐集中國人的基因數據。1998年,他參加過一個「中國西部老人長壽監測服務」的國際合作專案,美國健康研究院於1998至2003年期間,在中國22個省市進行1萬個高齡老人的血樣採集,進行中國老人的遺傳基因研究。

童增指出,美國人給中國老人採樣時,一張濾紙上面有5個圈,每個圈有1分錢硬幣大,每個老人的血要將5個圈滴滿才行,每個人至少要滴11滴血。採樣的要求十分嚴格,除了第一滴血不能要、還不使用碘酒。這些血樣被用來從事基因研究。

童增稱,美國健康研究院於1996年還在中國進行一項「中國人氣管感應與肺功能的遺傳因素」專案。1997年7月10日到2002年6月30日期間,美方利用中國在農村地區建立的三級醫療體系來提取血樣。僅哮喘病一項調查,美方拿到的DNA樣本就有1.64萬份。其中僅在安徽的肺炎和哮喘病樣本的篩選就涉及600萬人。上述基因研究最終可能被美國用來做成基因武器SARS。

但大陸官媒當時也對童增的基因武器說進行闢謠。病毒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現傳染病國家重大專項技術總師、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院士實驗室主任侯雲德當時曾說,冠狀病毒的確可以人工重組,但沒有任何證據說明SARS是人造的。SARS病毒如果是人工合成的,肯定會留下拼接痕跡。

中國科學院遺傳與發育研究所研究員陳凡當時也表示,SARS最大的可能還是變異。這種變異可能是自然界自身的進化,也可能是人禍。化學物品的大量使用、紫外線增強、生態環境的變化,都能加速這種變異。

#中國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