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紐:縱覽歷史3000年,探索當代世界的中國》。(聯經出版提供)
《樞紐:縱覽歷史3000年,探索當代世界的中國》。(聯經出版提供)

編者按何謂中國?從內部來看,中國是個體系;從外部來看,中國是海陸樞紐。要如何理解3000年來中國的過去與未來?施展的《樞紐:縱覽歷史3000年,探索當代世界的中國》顛覆傳統史觀,打破學科藩籬,用宏觀角度、全新視角、邏輯思考,縱覽中國千年歷史,重新定義中國的「樞紐」角色,用超學科視野重新理解中國。從過去看見未來,從世界發現中國!

真實的普遍主義世界秩序,需要在一個開放的未來當中逐漸微觀性地打開,這個過程很可能是幾種彼此差異的普遍性理想,在持續的交往行為中,逐漸演化出超越於任何一個理想之上的普遍秩序;交往的行為可能呈現為貿易,可能呈現為外交,也可能呈現為戰爭。它具體會演化成什麼樣子,無法預先判斷。

中華民族,作為一個軸心文明的負載者,天然地必須成為世界歷史民族。所謂世界歷史民族,不在於對世界的征服或控制,而在於該民族能夠通過自身的精神運動而把握世界歷史的命運,從而引領人類精神的普遍自覺。

需相應的歷史自覺

這種對於歷史命運的自覺,並不是基於先驗的歷史想像,而是由人類激情予以推動,各種秩序不斷地湧現與瓦解,呈現為一條浩浩蕩蕩的時間長河;個體的衝動構成長河中的各種浪花,奔騰到下游時,河流的走向被整體性地認識到,歷史的意義逐漸浮現出來,最終為人所把握,並表達為一種不斷自我超越的普遍性理想。諸世界歷史民族,通過自身的精神現象學運動而捲起越來越大的漩渦,並將周邊捲入進來,促成文明的普遍傳播與發展,而人類歷史也從多個文明孤島逐漸發展為彼此聯繫的屬於全人類的世界歷史。一個民族成為世界歷史民族,雖並不完全由它自主選擇,但是需要它有相應的歷史自覺。直到其達成自覺,方可成為世界歷史的重要建設性力量。

東亞大陸分為草原游牧、中原農耕、海洋貿易這幾個重要的自然─社會─經濟生態區。在古代世界,中國是東亞大陸的主導者,其中的草原─中原關係,是秩序的生成線,帝國的秩序與文明的發展都離不開這個關係;中原─海洋關係,則是秩序的傳播線,從南朝開始到遣唐使再到明末遺民朱舜水,大陸帝國的文明源源不斷擴及整個東亞,並刺激著東亞其他國家之主體意識的浮現。在近現代,中國是世界秩序的參與者,海洋─中原關係是秩序的生成線,現代經濟、技術與法權─價值觀念從海上到來,改造了大陸帝國;中原─草原關係則是秩序的傳播線,因大航海而導致貿易路線轉移,內亞世界從文明陷入混亂,終將依靠被海洋重構的大陸帝國來安頓其秩序。秩序的生成與傳播,在古代與近現代的方向剛好是相反的,技術的變遷是其中至關重要的一個變數。草原與海洋,都天然以當時技術條件下的全世界作為其活動空間;中原則通過對這兩條線的分別參與及互構,而突破定居的固化視野,獲得其世界性。

就今天的中國而言,自改革開放加入世界秩序以來,已經獲得巨大的發展。中國正在以其超級體量,重新定義其所加入的世界秩序。

但中國的崛起更多還是一種物質層面的崛起,有待精神自覺的展開,最終使中國對世界秩序的衝擊呈現出越來越多的建設性效應。

面對中國的崛起,很多既有的治理秩序已經失效,很多既有的對於世界的解釋框架也已經失效。因為這些治理秩序和理論框架,用來處理中等規模國家的問題比較有效,在遭遇到作為世界秩序自變數的超大規模國家時,便超出其適用範圍。失卻有效的認知框架,使得世界在理解中國上遭遇了困境,中國同樣也在理解世界與自身上遭遇了困境:首先是世界經貿秩序失衡,進而是政治秩序出現失衡,而這種失衡也會影響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以世界經濟、政治秩序的持續健康發展為前提。

普遍主義主張待完善

因此,歷史內在地要求著中國的崛起進入一種精神自覺,主動擔當起推動世界秩序再均衡乃至重構的使命。這種自覺要求著中國的精神解放,超越民族主義的窠臼,進入普遍主義視野。如此一種精神解放,反過來也必將重新定義中國自身,讓人們重新理解中國是誰,中國與世界的關係,普遍性與特殊性的關係。中國的現代化轉型,必將進入這樣一個內外互動的過程而繼續其腳步。

當下的世界秩序由美國所主導,因其在現實運作中欠缺對唯一霸權國自利傾向的制衡機制,而使其普遍主義遭受質疑;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文明地區在當下所提出的普遍主義主張,則有待進一步完善。真實的普遍主義世界秩序,需要在一個開放的未來當中逐漸微觀性地打開,這個過程很可能是幾種彼此差異的普遍性理想,在持續的交往行為中,逐漸演化出超越於任何一個理想之上的普遍秩序;交往的行為可能呈現為貿易,可能呈現為外交,也可能呈現為戰爭。它具體會演化成什麼樣子,無法預先判斷。

從另一角度來看,也正因為這種未知性,才打開了人類未來的無盡可能性。中華民族如何成為世界歷史民族,將在這個開放的可能性中自我實踐、自我證成。它不是那些追索抽象的普遍價值的人所能夠否棄,也不是那些辯護實體性的文化特殊性的人所能夠建成。所有這些抽象的觀念想像都將在歷史的大潮中被超越,中華民族必得在實踐當中證明自己是一個,也配得上做一個真正的世界歷史民族。

這一實踐過程將會深刻地改變中國,同樣也會深刻地改變美國,改變世界。人類的精神秩序在此過程中達到真正的普遍性。

但這並不是歷史的終結,而是精神的普遍運動在宏觀上呈現為普遍法權;在微觀上呈現為,作為法律─道德主體的個人,他們自主地抉擇各自的道德確信,並在尊重其他人的法律─道德自主的前提下,彼此間在一種自演化秩序當中無盡地互動。歷史不會終結,而是在全人類的普遍性與特殊性的合題當中,繼續其運動。(待續)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