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聿銘是首位獲普立茲克建築大獎的華裔建築師,也曾有一段時間經常停留台灣,並主導設計東海大學知名的「路思義教堂」;1970年日本萬國博覽會,當時的中華民國館也是由他操刀設計,對台灣建築界來說,貝聿銘前衛地示範了現代主義精神下的東方情調。

同為哈佛建築系校友,現任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兼人文社會學院院長曾成德表示,貝聿銘除了是最被國際熟知的華裔建築師,「他也是這個時代,現代主義建築的最後一個英雄」。曾成德尤其敬佩他「軟性的現代主義」實踐,即雖然師承現代主義第一代的名師葛羅皮亞斯,也擅於運用幾何原型、混凝土、鋼構材質,「但他的東方精神表現出吸收的、融合的,從不怕放進地方特色,軟性的現代主義。」

建築師、現任教於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的阮慶岳指出,路思義教堂堪稱台灣戰後第一個能拿到國際平台上被討論的建築作品,「在那個台灣與國外脫離的狀態下,貝聿銘這個作品讓台灣看見與國際相連接的可能性。」

1970年於萬國博覽會現身的「中華民國館」,阮慶岳也指出:「不再是過去那種古色古香的東方情調,三角、立體結構,讓當時台灣建築界很振奮,不用刻意的東方情調討好,而是以同樣現代性的建築風格對話。」

東海大學建築系所兼任副教授黃明威,曾於1994至1999年間在貝聿銘的第一間建築師事務所工作,他觀察貝聿銘與工作團隊建立了嚴明紀律,「設計上有清楚的原則,不會翻來覆去」;此外貝聿銘總是格外關注建築與都市和環境的關係,畫圖時不只畫設計的建築本體,一定連周遭一起畫到圖紙邊緣為止。黃明威也回憶:「從沒看過他發脾氣,儘管他總是最後一秒才趕搭上車的人,但仍舊從容。」

#貝聿銘 #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