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熟知貝聿銘的代表作多,但對他自己來說別具意義者為何?曾在其建築事務所工作的台灣建築師黃明威回憶:「在他的辦公間裡掛的是路思義教堂的圖!」

貝聿銘這位蘇州「獅子林」園主的後人,從小在園林中長大,雖被視為「現代主義建築的最後一位大師」,但在兩岸三地的諸多作品,則多有融入地方元素的東方禪意,如1979年大陸開放後,他在北京設計的香山飯店,在現代風格的玻璃天頂外,也融入傳統的中式園林情趣。

父親貝祖貽是中國銀行的創始人之一,香港的中銀大廈由貝聿銘操刀,他取竹子「節節高升」為設計靈感,卻又以現代主義精準、幾何結構、簡潔的線條,由4個不同高度的三角柱身組成大廈,象徵力量、生機與茁壯;晚年接手「最難的挑戰」蘇州博物館新館,則是在幾何原型的白牆上,以石片作為假山宛如立體水墨畫,他也戲稱這個作品「親愛的小女兒」。

路思義教堂是貝聿銘在亞洲的第一個作品,建築學者曾成德指出,從中可以看出他雖運用現代鋼筋混凝土結構,但薄殼雙曲面的造型仍能感受到溫度及創造力,令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讚嘆不已。

#貝聿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