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主政3年多來,仗著掌握立法院多數為所欲為,與其宣揚的民主法治理念背道而馳,倒與美籍猶太人政治學家漢娜‧鄂蘭所著的《極權主義的起源》書中所敘述的德國納粹崛起的過程若合符節。

蔡總統讓違憲爭議激烈的許宗力出任司法院長,主持大法官會議,揭開其集權統治計謀之序曲。風風火火開了10個月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不顧各方質疑,通過最高法院99位法官減為21位,由總統任命。社會大眾引頸期盼的「妨礙司法公正罪」草案,卻遲遲不見下文,在在曝露政府當局意圖掌控司法之願想。

執政黨火速制定不公不義的《不當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派東廠心態的張天欽及過去高舉人權大旗的顧立雄等當迫害人權之政治打手,一步步消滅國民黨及相關反對勢力。另以違法違憲的年金改革鬥臭鬥垮軍公教人員,激化族群對立。紛至沓來的聲請釋憲案則由御用司法院長護航,不是飾詞不受理,就是故意積壓拖延,怠忽其透過釋憲消弭社會重大法律爭議之職責。

蔡政府用深綠的陳英鈐在中選會為執政者把關,刁難反對方的公投提案;在搞砸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後,乾脆換個民進黨核心成員的李進勇接替,對選務機關應公正客觀超越黨派之原則視若無睹。見「鳥龍」公投開門後於己不利,就策畫改為極難成案的「鐵箱」公投。

執政黨又刪減高階事務官職位,大增政務官人數,用人唯綠,不問資格條件,破壞文官體制。蔡團隊逼退有任期保障卻不聽話的NCC主委詹婷怡,以打「假新聞」為由,箝制新聞自由,對不同調的媒體連續開罰。

蔡總統挑反藍立場鮮明的陳師孟等人出任監察委員,結夥對付異己,經常小事大辦,大事小辦,標準反覆,已讓監察院的公信力盪至谷底。日前蔡崇義、高涌誠等監委以莫須有的罪名,彈劾偵辦曲棍球協會詐領補助款案的檢察官,自視為司法審判機關之上級,公然將手伸進司法獨立核心事項,引爆司法界強烈反彈。怒氣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檢察官、法官連署抗議人數迅速破千,且持續攀升,法界學界紛紛聲援。法務部長、檢察總長無法置身事外,相繼發出嚴正聲明,捍衛檢察官偵查權之獨立。

蔡政府種種的倒行逆施,無非是為了剷除敵營,總攬立法、司法、行政等大權,將整個國家納為己有,永久執政。但這次綠營監委捅到馬蜂窩,應該有所警覺。現今社會教育普及,資訊發達,與漢娜‧鄂蘭書中的年代大相逕庭,民眾大都有思考判斷的能力,遑論社會精英的司法人員。主政者不可能憑藉權力一手遮天,操控民心。蔡政府妄想將意識形態無限上綱,玩弄民粹,以專制霸道手腕達成極權的願望,注定成空。(作者為前法務部長)

#檢察官 #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