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滬高鐵商務艙。(新華社資料照片)
京滬高鐵商務艙。(新華社資料照片)

過去十年,大陸高鐵異軍突起。高鐵在改變人們出行方式的同時,產生了巨大的直接和間接經濟社會效益。另一方面,圍繞大規模高鐵項目投資帶來負債問題的討論,也時有耳聞,甚至有人認為,大陸高鐵可能成為衝撞大陸經濟發展的「灰犀牛」。

但相關行業多認為,大陸鐵路特別是高鐵負債率並不高,大部分負債都處在合理可控的財務風險內,與已形成和潛在的巨大經濟社會效益相對照,多屬於優質資產,只要風險控制得當,大陸完全有能力再迎來一個高鐵發展黃金十年。

票價略升 債務壓力大減

依據中國鐵路總公司財務報告顯示,公司債務由2010年底的1.89兆元(人民幣,下同)增至2018年9月底的5.28兆元,於是有人開始擔心大陸高鐵債務負擔過於沉重、風險太大。對此,大陸西南交通大學教授涂錦表示,目前大陸高鐵票價基本屬於補貼定價。例如日本新幹線東京-大阪最低票價折合人民幣每公里約1.42元,比京滬高鐵二等座票價每公里0.425元足足高出1元。只要未來票價略有提升,大陸高鐵債務壓力就會大幅緩解。

西南交通大學交通運輸與物流學院教授左大傑也指出,近年來,鐵總債務增幅明顯放緩。此外,鐵總資產負債率65%左右,近十年資本投入大多形成了優質鐵路國有資產,高鐵債務風險總體「安全、合理、可控」。

從現實狀況看,大陸的動車組列車發送旅客占比由十年前4.5%,增長到2017年的56.8%,鐵路旅客發送量增加18億人次以上。就票價而言,在經濟持續成長的大陸,具有長期通脹預期特徵,動態預期票價只會上漲不會下跌,這些條件都促進了高鐵收入的持續成長,為高鐵經營帶來更穩定的基礎。

管控風險 杜絕形象工程

儘管高鐵在大陸發展持續穩定,但近年來「走出去」到海外投資,卻可能帶來另個風險。有專家提醒,在大陸高鐵建設領域已站在世界前端之後,一方面要堅持因地制宜設計和實施出海戰略;另方面也應注意杜絕「形象工程」「迎合工程」,管控風險,才能避免因盲目「出海」,擴大經營風險、加重債務負擔。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