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扮演郎世寧,會是什麼狀態?」旅外多年,2009年返台後又重新認識台灣的藝術家盧昉自問,清宮廷畫因郎世寧而產生了不同的樣貌,如果東、西方的跨越有著更多的「郎世寧」,會產生什麼新的樣貌?

浸淫於西畫多年、精準地重現文藝復興時期歐洲古畫,對盧昉並非難事,但他自知骨子裡,從小就對水墨畫的表現手法、質感有著濃厚興趣;「去年回去大陸祖籍地,看到全村人都和我一樣姓盧,是很奇妙的經驗。」對應於自己的家族是全村唯一離鄉背景來到台灣的一支,觸動著盧昉思考另一平行時空會是什麼樣子。

「何不將東、西方古畫湊在一起?」讓帶著西畫背景的自己,扮演如郎世寧的角色,想像著當年若卡拉瓦喬也造訪中國,會創作出什麼樣令世界改觀的作品?盧昉用西畫的手法試圖畫出中國畫的氣質,「光是要把油畫的生麻畫布,做出國畫絹布的質感,就實驗了很多次。」

以「郎世寧的油彩實驗」為題進行一系列的想像與創作,盧昉特別找來18世紀荷蘭的靜物畫作為參照,讓看似很東方的畫面,細看卻有著西方靜物畫的光影與細節。盧昉打趣,「我想做的效果就像80年代好萊塢拍的中國片,怪怪的中式裝扮,開口卻講英文」;這種「東湊西湊」的實驗,盧昉看來也是一種不斷觀看與對話、理解的過程。

#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