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5月5日突然於其推特上宣布,將於5月10日調升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稅率至25%,並考慮對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川普推文發布後,頓時全球股市陷入崩跌。

之所以雙方談判功虧一簣,最後破局的原因,主要是細節條件談不合攏。中方希望雙方達成協議後,美國應調降目前對大陸所課關稅。然而美國堅持大陸若未來違反協議,美方有權對大陸加徵關稅,然不允許大陸採取關稅報復措施。對於美國農產品、醫藥專利、雲端市場進入的排程,雙方歧見甚大。最重要的是,大陸對之前雙方共識「立法禁止強制技術轉讓、保護智財權」產生疑慮,希望重新與美國談判,最終談判宣告破局。

事實上,在3月底就不斷在報章媒體上提到第二季要關注三個風險;第一個風險就是今年大陸仍然處於經濟調整期,陸股處於一個2,000~3,200點大箱型整理區間,陸股3,200點以上都是賣點,切勿追高。第二個風險就是今年會回歸「舊型態」,也就是大家熟悉的「5月賣股票」(Sell in May and go away)。尤其是今年1~4月美股漲幅超過15%,是過去百年的第七次。過去六次在1~4月大漲後,5~12月平均漲幅為-7.6%。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唯一市場不斷警示,美國股市不斷上漲,大陸經濟第一季大幅好轉,要特別留意中美貿易戰進入深水區,反而更容易擦槍走火,慎防川普突襲式的回馬槍。果然局勢發展應驗了我們的憂慮。

果然在川普宣布調升2,000億美元大陸進口商品稅率至25%之後,更進一步,川普要求要針對剩下的3,250億美元產品,研究也課徵25%關稅的可能性。整個貿易戰方興未艾。或許有人會質疑,川普是否真的有可能針對剩下的產品課徵關稅。事實上,對於川普說的話,要先假設他一定會做,在這樣的假設前提下來思考應對策略。因此對於剩下的3,250億美元,我們也是這樣建議。

為什麼川普要選擇這個時候出手?很明顯的,主要著眼點還是自身政治利益。以目前所有民主黨初選群雄當中,比較有可能擊敗川普的是前副總統拜登。拜登與大陸習近平關係良好。並且公開表示公開表示,大陸並非美國競爭對手,這樣的論調卻與目前美國主流民意有落差,川普有意藉由攻擊大陸,拉大他與拜登的戰略縱深,強化兩人的分野,並把拜登推向親中的一邊;一旦拜登在民主黨總統初選落敗,其他候選人目前看起來對川普的威脅皆很有限。

在這樣的情境之下,6月17日的3,250億元產品關稅聽證會,將會如期舉行。而且很有可能在6月底7月初就會開始執行,按行政流程推算,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最快將於6月24日公布3,000億美元的最終版課稅清單及課稅方式。針對3,250億產品品項分析,貿易依存度(該數值越大表示美國越依賴中國供應該產品)較高的產品分別為,智慧型手機(8517)(號碼為國際商品統一分類代碼HS Code)、筆電(8471)、桌上型遊樂機(9504)、腳踏車等(9504)、小型發熱或儲熱的家用電器(8516)、塑膠製家庭用品(3924)與節慶裝飾用品(9505),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均超過75%。顯示此些產品在中國有相對完整的供應鏈,一旦課稅,短期有相當高可能性將迫使廠商漲價,衝擊美國消費市場。所以預期川普將會以漸進式課稅的方式,降低對美國通膨的衝擊,進而長期帶動相關產業鏈遷徙。

對於第二、三季的投資策略,建議投資人應該穩健多元布局,在國際市場基金投資方面,應該股債平衡,以公共事業,REITS相關標的為主的股票型基金,搭配美國公債、高評等公司債、複合債為主,台股方面也是同樣的邏輯,建議以內需、高現金殖利率相關類股為主,降低市場波動的傷害。如廣隆、台泥、豐興、福懋、健鼎、零壹、敦陽科、帆宣等個股,今年預計發放1.5元以上的現金股利,同時符合現金股利遞增三年以上、股息連續發放十年以上,以及前4月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等條件,逢回可留意介入時點。

#川普 #美國 #貿易戰 #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