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期經濟表現(實質年增率)
美國近期經濟表現(實質年增率)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第四篇說:「政治家如果企圖指導私人如何投資,那不僅是多管閒事,而且僭取了權力,一旦這權力交託給一個大言不慚、荒唐的自認為有資格行使這項權力的人士手中,那是再危險不過了。」

■亞當斯密說:「每人個不斷努力為自己的資本尋求最有利的用法,他所考慮的不是社會利益,而是自身的利益,但他們仍為一隻看不見的手所引導,比真想促進社會利益時,更有效地促進了社會的利益。」

一年多來中美貿易戰高潮迭起,川普試圖扭轉全球化以引導美商回流,然而分布於各國的供應鏈是市場那一隻看不見的手歷一、二十年所促成,美國雖大,在市場面前仍顯渺小,強力為之必引來災難,1930年大蕭條正是前車之鑑。

供應鏈要從原均衡移至新均衡,其複雜度如同聯立方程式的求解,要同時滿足各條限制式,新均衡才會出現,而這些限制式正是天時、地利、人和所形成的市場,其不易以人力扭轉,不言可喻。

舉例來說,1990年代逾兩萬家台商西進所促成的供應鏈變化,也是歷經十多年漸進而成。根據國貿局推估的兩岸貿易統計,早年台商赴大陸生產所需原料、零組件仍購自台灣,在「投資帶動貿易」下,台灣對大陸出口比重逐年提高,不過,最快也就是一年提升一個百分點,從未於一、兩年內出現波瀾壯闊的變化,何以如此?這是因為投資不同於消費,要考量的因素較多。

老實講,今天全球供應鏈落在大陸,恐怕連當年倡議改革開放的鄧小平也沒料到,他於上世紀末曾預言:「到下個世紀,中國人均所得要達到四千美元,還需要花三十到五十年的時間。」他萬萬沒料到,大陸人均所得在今年就已超過一萬美元。

這說明市場的力量是大的,遠遠超過人們的預期,然而市場的力量也是慢的,有他形成的條件,一個供應鏈的形成得經過政治風險、經濟條件及文化因素的層層考驗,惟有「有利可圖」才能引來競爭,促成群聚而形成供應鏈。

這個供應鏈在市場競爭下,會隨著要素價格變化而調整,但決不可能在無利可圖下,就因為川普一人而出現乾坤大挪移。川普可以讓股市投資天搖地動,但卻難以讓民間投資隨心所欲,強力為之,必釀風暴,因為供應鏈牽一髮而動全身,其錯綜複雜實非紙上談兵者所能理解。

川普一年來到底吸引了多少投資回流?我們看近四季美國經濟雖表現不錯,但民間投資年增率卻由5.8%、5.4%、4.6%而至3.0%,顯示投資回流極為平淡,甚至有趨緩的現象。

非僅川普希望以貿易戰改變供應鏈,我們政府也寄希望於此,根據經濟部統計,自年初迄今審查通過的台商回台投資已逾新台幣2,800億元,行政院政委龔明鑫更表示:「中國『紅色供應鏈』的低成本優勢已消退,台灣將可以成為『非紅供應鏈』的領導國,今年到明年上半年是台商投資台灣的大爆發期。」我們誠然希望如此,然而這有可能嗎?是誰來決定供應鏈的移轉?是川普嗎?是台灣嗎?都不是,而是市場。

亞當斯密說:「企業的投資只是為著自己的利益,但就像其他場合一樣,他們為一隻看不見的手所引導,促進了他們毫不意圖的一個目的,更有效的促進了社會利益。…政治家如果企圖指導企業如何投資,那是多管閒事,一旦把這項權力交託在迂愚僭越者的手中,那是再危險不過了。」這段話值得所有人深思。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