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人選懸而未決,來自各方的角力,正或明或暗、如火如荼地進行。到目前為止,「擁韓」與「擁郭」各為其主,正激烈交鋒,冷言酸語齊出,明槍暗箭共射,好不容易才自去年1124凝結成形的氣勢,眼看著就將在口沫橫飛、互揭瘡疤的「網內互打」中擊散了,這看在當初對民進黨罔顧民生、倒行逆施已無法忍受,出於「討厭民進黨」而投國民黨的群眾眼中,是既焦心又咽氣,更不免心寒而氣挫。

幾近玉石俱焚、兩敗皆傷的相互攻詰、謾罵、醜化之後,大家都渾然忘卻了原本「討厭民進黨」的初心,我們很難想像,在如此強力的拉扯撕裂下,如何重拾舊好,共同為已慘遭民進黨蹂躪的「中華民國」重新回復生機?

以目前國、民兩黨的局勢而言,與戰國時的秦、趙兩國頗為相似。強秦挾持著龐大的軍事優勢,意欲併吞趙國,但卻忌憚於廉頗之勇與藺相如之智。廉頗出身尊貴,是趙國名聞天下的勇將;而藺相如出身微賤,卻因其口才、急智,數次為趙國立下功勳,尤其是不畏艱險,得以將和氏璧完歸於趙,趙王超次拔擢,位在廉頗之上。廉頗非常不高興,決定找機會當面羞辱藺相如,給他難看。藺相如聽到風聲,都刻意避開廉頗,以免跟他照面。

藺相如的賓客,對藺相如的軟弱退讓,非常不認同,紛紛求去。藺相如卻說,「如果跟強秦與廉頗相較,是秦國的威勢權力更高,還是廉頗?」「我在意的是:秦國之所以不敢欺凌趙國,正是因為趙國有廉頗和我在,如果我們彼此相鬥,就好像是兩虎相爭,一定兩敗俱傷。我不是害怕廉頗,是為國家大事優先著想,個人的意氣,當然要放在最後面了。」這話傳到廉頗耳中,廉頗立即「肉袒負荊」,向藺相如謝罪。兩人最後同舟共濟,成為刎頸之交。

這一齣「將相和」的故事,想來對中國歷史稍有認識的人都耳熟能詳。郭台銘是台灣成功的企業家,且與國民黨中要員交情極好,又有勇氣挑戰民進黨,無疑是國民黨中同廉頗般不可多得的勇將;韓國瑜當初在一無憑藉之下,不畏艱難的進軍深綠的高雄,一舉將淪陷近30年的高雄完歸於國民黨,且在黨內擁有超高的聲量,豈不就如同藺相如之完璧歸趙?郭韓其實就等如廉藺,無疑是民進黨最畏怕的人物,郭韓若交惡,民進黨就是坐山觀虎鬥,最後獲得實利的一方。

平心而論,迄目前為止,郭韓兩人的言辭,都還算謹守分寸,即便偶有些駁火,也未形成對立。反倒是雙方的支持者,無論是粉絲、名嘴、媒體,卻都如同當初藺相如的賓客般,多有一些盲目躁動的閒言碎語,動輒拿「投」與「不投」為口實,雖說是各為其主,未可厚非,但明眼人也都可看出其圖一己之私的盤算。

藺相如說:「先國家之急而後私讎也。」當前中華民國最急迫的是什麼?2020年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之戰,應是拱郭拱韓者的共識。

我們不敢奢望郭韓能一如廉藺像歷史故實般立刻就能和衷共濟,但起碼的「君子之爭」,顯然是應該做得到的吧!更期待於當初站在「討厭民進黨」立場的人,別忘了,強秦猶在!(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