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永康發生女兒縱火燒死父親的逆倫慘案,依刑法227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最輕判無期徒刑,遠較普通殺人罪最輕判刑10年刑責為重,「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理長何俊英說,基於孝順父母的傳統文化,弒親逆倫屬惡性重大,因此刑度很重,法院審理時除非有不得已的理由,否則就該依法判決,才不致影響司法公信及人民對司法的信任。

醫師國考三度落榜 女買汽油涉放火燒死爸

台南縱火燒死父親的劉姓女子,是醫學系畢業的高材生,警方發現劉女深夜外出買汽油,到案後冷靜面對堅不開口,甚至主張緘默權,冷血情狀,如同2012年的蔡京京弒母案,只因母親反對蔡女與男友交往就殺母,還妝扮成母親盜領存款未遂一樣,蔡女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確定。

面對這些逆倫慘案,何俊英表示,基於倫常傳統,弒親行為認定屬惡性重大,所以刑度甚至「預備犯」都比普通殺人罪為重,且立法以來從未修法降低,可見立法設計對弒親行為難以容忍。

何俊英指出,既然法有明文,就該依法判決,即使被告主張罹有精神疾病,法院應詳加查證、對鑑定報告則必須詳加審酌;對不得不酌減刑度的理由則該詳加說明,不能為了「不想判死」或「不想執行」就找理由輕判。

何俊英強調,如果「情輕法重」就該修法,不是找各種理由輕判,否則不但影響司法公信力及安定感,更容易因此產生模仿效應。

#縱火 #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