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貿易紛爭帶來不確定性,影響股市震盪頻率增加,近期有投信法人改推出另類債券基金,例如澳洲債券,訴求與市場低相關、低波動、低違約,透過適當的資產配置,將能夠有效降低風險,提高投資組合的防禦效果。

安本標準澳洲優選債券收益基金經理人傅肇弘表示,針對現階段市場各種不確定性提升的情況,投資人應儘速檢視持有的資產類別,檢視的方向則可從提高投資組合防禦性與降低波動兩個角度出發。在全球景氣可能因各種不確定,呈現放緩的局勢下,成熟市場央行貨幣政策可望保持按兵不動,對於投資人來說,能夠賺取信用利差的信用債種仍是核心資產首選,投資人可適度增加投資等級債作為防禦性資產,一來可以降低投資波動,二來仍可以獲取一定水準的收益。

傅肇弘指出,由於主流股債市因長期量化寬鬆長時間一齊上漲,當市場進入升息階段後也多次發生齊跌現象。此時若能精選與主流股債資產相關係數低,甚至是負值的防禦性資產,更能進一步強化投資分散效果,也更能降低波動。而根據過去10年的相關係數分析,澳洲投資級債與主流資產展現出極低的相關性,隨著貿易爭端不斷升級,也開始受到國際投資人的關注。

傅肇弘提到,觀察過去20年澳洲投資級債與美歐同等級債種的長期總報酬表現,澳洲投資級債券的表現穩定且長期領先。澳洲投資級債券年化報酬率6.46%,美國只有5.51%、歐洲則是4.47%,若看年化波動澳洲投資級債券僅有2.70%,雖略高於歐洲2.47%,但遠低於美國4.84%。

傅肇弘強調,澳洲債市主要發行者為政府及相關機構有一些超國家組織;公司債發行人則以金融業為主,若僅計算澳洲公司債市場,規模超過1兆澳幣。從平均信評來看,澳洲投資級公司債為標準普爾A信用評級,高於美國、歐洲或亞洲等同等級債種,根據S&P從1991-2016年長達26年的長期統計,澳洲投資級公司債僅發生過2件違約案例,顯示其低違約的特性。

當前澳幣兌美元或新台幣的走勢,已雙雙來到低點。傅肇弘建議,由於澳洲可能處於降息階段,如果手上已經有澳幣部位的投資人,投資澳幣債券有機會強化手中澳幣資產的投資報酬率。此外,澳幣與美元基準利率在去年已出現黃金交叉,這也是18年來澳幣基準利率首度低於美元,以美元投資澳債除有投資澳洲債券的收益外,也還有匯率避險收益可期。

#投資人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