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在2016年的就職演說中,談到司法改革時激起熱烈掌聲,可見民眾對司法是多麼地不滿。有鑑於此,她剛上任不久,就啟動了所謂的「司法改革」,首先自任「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的召集人,接下來在總統府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然後於2017年8月召開總結會議,做出洋洋灑灑厚達153頁的成果報告書,責成司法院與法務部推動。

然而,蔡總統上任3周年了,司法改革的成績單在哪裡?很遺憾地,社會大眾與法律專業社群都鮮少看到針對民眾的抱怨有任何的改變;相對地,卻見到許多破壞司法公信力或是欠缺專業的措施。

例如,《法官法》修正草案中,強化司法院長對最高法院與最高行政法院法官人選的影響力,美其名是要「反映司法相關社群及社會中的多元觀點」,藉以提高司法的正當性基礎,但對於不信任司法的台灣人民來說,完全是開錯藥方:人們擔心的是「政治介入司法」,而不是「司法不負政治責任」。結果政府卻要讓總統任命的司法院長來任命終審法院的法官?有誰相信這會提高司法公信力?以後,最高法院或最高行政法院做出任何對民進黨有利的判決,不都會引發「自己人判的」的疑慮?這傷的不是司法院長,不是小英總統,而是司法。

此外,這次司改一直想把「國民參與審判」當成重點,最近甚至還要在「參審制」中加上與我國司法制度距離甚遠的「陪審」制。奇怪,如果民眾不信任專業的終身職法官,難道會相信由法律素人組成的陪審團或國民法官?何況,連司法院當局也搞不清楚陪審制是什麼東西。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公開表示「希望可以融入陪審的一些元素」,但又說「到底融入到什麼程度、方式是怎樣,大家還要再討論」。也就是說,他們要放進一些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而且還不知道怎麼放,不過就是要放進去。天下有這樣推動改革的嗎?

對英美法的司法制度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陪審」所需的配套是多麼龐雜。這是可以在沒有任何具體規畫,只說「再討論」的情況下,走一步算一步的嗎?人民聽到了會相信這是專業的改革嗎?

整體觀之,「蔡記司改」之所以難有成果,問題出在兩點:一是誤以為政治介入可以強化司法正當性;二是雜亂無章,沒有重點。當蔡總統自己站出來領導司改,而非由司法院進行,就已是個敗筆─司改連表面上的「去政治化」都不在乎了。

而蔡總統提名的監委狂言無忌地指控司法,為阿扁申冤,又膽敢針對個案法律見解彈劾檢察官,蔡英文不曾為司法說一句話。這樣的氛圍下,還想要政治提名法官,不是更破壞司法威信嗎?

再看看司改會議提出的重點,法務部與司法院都有超過10個以上的項目要推動,就知道這必然難有成效─太多重點,就等於沒有重點,沒有優先順序,令人為司法的前途憂心。(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蔡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