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爭端是和是戰,陷入一團迷霧,各種訊息紛雜,甚至連大陸官方媒體新華社都會在清晨七點發出「中美貿易戰停火,止戰」的短訊,經過各大媒體轉載,卻又在短短不到20分鐘後撤下,而美方制裁華為的禁令伴隨著所謂的觀察期,川普也發出6月底G20峰會與習近平談和的和平鴿,中美雙方都不斷釋放各種刺探性的訊息,真假難辨,即使是接近雙方核心的觀察家們,也在迷霧中找不到方向。

的確,中美雙方在5月10日談判未獲具體結果後,都拉高對立的聲量,展現絕不退讓的決心,並且將各種懲罰性的武器拿上檯面,以極高的壓力試圖脅迫對手屈服。雙方手中持有的政治、經濟、金融各種層面的「毀滅性武器」都拿出來威嚇對手,也都各自為最壞的情況預作準備。但是,不論川普或者習近平都了解,中美雙方都沒有承受全面開戰的能力,兩人的政權也必須建立在最終和談的基礎之上,縱使存在對立升高的挑戰,雙贏的選項仍然存在雙方的眼前。

在雙方重新和談或是應戰之前,外界要掌握北京或是華盛頓內部複雜的政治情勢,並不容易,而且各種媒體都被拿來當成放話、威嚇的工具,媒體訊息存在濃厚的文宣目的,成為談判過程必然的恐嚇與虛張聲勢的戰術武器,要判斷貿易談判的情勢,反而得仰賴金融市場,而在美國與中國股市指數、華為相關供應鏈股票、黃豆、豬肉、鐵礦等大宗物資價格漲跌之外,最具指標性的無疑就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升貶。

人民幣兼具談判關鍵項目、大陸政府政策、以及大陸經濟衝擊指標三大功能。在中美談判的核心項目中,美方強烈要求中方不能將人民幣匯率貶值作為工具,匯率貶值固然是兩面刃,但是溫和且有秩序的貶值,卻是化解懲罰性關稅最有利的工具之一,在雙方主談人坐在談判桌上的時候,人民幣匯率必須持穩以避免製造爭端,但是當雙方對立衝突時,卻也是擺脫美方要脅,放手讓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最佳窗口。

因此我們看到從5月初談判生變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就從6.73人民幣兌1美元的水準,快速貶值至6.90,貶值幅度2.5%,而且再度逼近7元的心理關卡,人民幣匯率在2016年、以及去年底兩度挑戰「破7」的關卡,都在人民銀行的政策護盤下無功而返,1比7已經成為具有高度指標意義的匯率關卡,人行放手讓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調控政策顯然與談判的進展亦步亦趨。

不過,人民幣的匯率貶值仍然溫和,根據本報20日的統計,從年初至5月17日為止,亞洲貨幣兌美元匯率除了泰銖之外,普遍都呈現貶值走勢,其中韓元貶值7.22%、新台幣貶值2.61%、新加坡幣也貶值了1.12%,人民幣因為在中美談判的大環境下,原本走了升值走勢,在5月份的迅速貶值之後,全年仍然處於平價、僅微幅貶值0.58%。我們觀察到,人民銀行顯然無意引爆匯率戰爭,5月份的放手貶值只是紓解中美談判過程中被迫維持高匯率的扭曲現象,讓人民幣匯率與其他亞洲貨幣同步而已。

另外,在貶值接近7的關卡後,我們看到從5月13日開始,人民銀行已經連續5天將每日宣告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設定在高於市場預期的價位,這是今年以來持續最長日數的防貶政策操作,同時也將在岸人民幣的波動幅度鎖定在2%之內。

人民銀行對於離岸人民幣也採取了阻卻貶值炒作的操作,香港銀行同業拆款利率,一個月期的HIBOR利率從5月初的2.8%一口氣跳升超過1個百分點,驟升至去年底的高點4%的門前,顯然人民銀行已經收緊香港人民幣的供給,阻卻放空人民幣的投機炒作,避免人民幣過度貶值。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兼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選在5月19日、周日晚間發表重要談話,強調「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並將「嚴厲打擊匯市的違法違規行為」,展現大陸央行對於掌控外匯市場交易滴水不漏的強烈決心,也澆熄市場對於人民幣匯率「破7」的強烈預期心理。

從5月份人民幣匯率的走勢,我們可以透視到幾個重要的訊息,第一,中美貿易談判仍然在持續進行中,央行藉由有秩序的快速貶值,來導正過去半年談判期間過度被高估的人民幣匯率,似乎也暫告一段落,中美談判仍然在理性的基礎下進行中。

第二,5月的貶值至今沒有引發資金外逃的現象,相較於2016、2018兩次挑戰「破7」的市場氣氛,此次相對理性,沒有恐慌氣氛,這是大陸經濟穩定的重要表徵,也是人民銀行在談判高度壓力之下,繼續推動金融改革、市場開放的重要基礎。

川普與習近平是否能夠在6月底的G20峰會達成和解,至今無法判斷,不過人民幣匯率的走勢,無疑是在訊息紛擾混雜迷霧中的一盞明燈,我們持續藉由觀察人民銀行對外匯市場的調控操作,來掌握中美談判和戰的進展,更期望遲到的協議能夠及早完成。

#人民幣 #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