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對去年底選務亂象至今未檢討改進,反將兵敗如山倒的選舉結果,歸咎是假新聞混淆人民認知;行政院更祭出修法以整頓假訊息,要求法官當調查員「禁」刊與選舉有關的廣告,更加侵犯司法的公正審判性,不免讓人質疑執政黨為求2020總統勝選,已不擇手段。

去年九合一大選,台北市長敗選的丁守中對中選會提出選舉無效訴訟,主張公投綁大選造成選民大排長龍,選民一邊看開票一邊投票,影響選舉公正性,雖然台北地院法官審結駁回他的聲請,但也在判決書點出選務工作確有瑕疵。

行政院裝傻不改善選務工作,並由民間司改會出身的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推出修法草案,要求法院審查選舉期間的大眾傳播媒體業者收費刊播的廣告內容真假,且法官應在3天內裁定,這樣的修法惹怒法界,包括司法院及法官、女法官協會紛紛發聲明反對。

羅秉成及行政院團隊中許多人具有法律專才,應深知選舉相關訴訟屬於民事爭訟,在當事人進行主義下,法官聽訟後對兩造當事人提出的證據及辯詞,審酌其法律上有利或不利的條件,再依經驗法則作成裁判,法官居於中立客觀的立場。

但政院通過的修法草案,是讓法官成為第一線的調查員,去執行行政法令清查訊息真偽,就算是總統大選的全國性選舉,法官也必須在3天之內查明。

然而,法官沒有偵查權,如何啟動調查程序,負責選務工作的中選會本有職權調查,卻將這類選舉事務推給法院,讓被檢舉或檢舉的一方,把法院當成政治打手。

這也難怪平日坐在法庭上,法官不語的法官們罕見地在第一時間發聲抗議,深怕立法院在民進黨擁有絕對席次下會儘速偷渡通過該法案,倘若政治力完全介入司法,那可真是台灣民主的悲哀。

#行政院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