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總統候選人的產生,國民黨已經決定在7月初展開初選,採取全民調、不納入手機。相對地,執政的民進黨因為蔡英文總統執意現任優先,初選方式迄今遲遲無法定案,歹戲拖棚,甚至於有可能根本不會有初選。

所謂5人協調小組擺明勸退賴清德,力圖把初選程序走完的黨中央欲振乏力、動輒得咎,國王的人馬在中執會上頤指氣使,最後一招殺手鐧則是由全代會「沒收」初選的結果,直接徵召小英。

小英的最高戰略是全力抨擊國民黨的韓國瑜及郭台銘,希望能讓柯文哲知難而退。只不過,儘管盤算藍綠對決,根據最新的民調,現階段的辣台妹還不如賴清德來得有贏面,因此,蔡陣營必須在戰術上先想盡辦法加以逼退賴,手段包括否定他參選的正當性,同時拖延參選的時程,又以民調方式轉移目標,再放話威脅不惜出走、威脅支持者必須選邊站。到目前為止,黨主席卓榮泰力挽狂瀾,周三的中執會山雨欲來風滿樓。

由於蔡英文陣營不斷以賴清德出爾反爾質疑他的誠信,賴神不得不親上火線,否認自己在3月中曾經答應蔡總統不會參選,表示外面傳的都是謊話,高調反擊:「到底是總統說謊或他的幕僚說謊,這我不知道,但就是有人說謊。」小英初選發言人阮昭雄則澄清相關陳述並非事實,還說「箭不該射向同志」,針鋒相對,賴日前抱怨「我的箭射出去了,靶卻被移走,箭不知射到哪?現在要射往何處不知道,沒有靶。」

雖然雙方的協調沒有斷,蔡陣營先是拋出手機民調百分之百取代市內電話,漫天要價,接著又說8成也可以,最後再降為5成,企圖對外製造妥協的印象。賴陣營不敢給予外人冥頑不靈的感覺,願意讓步接受手機2成。事實上,根據NCC去年的調查,16歲以上的市內電話覆蓋率79%,約有17%只有手機;如果以選民1800萬來估算,約有250萬人可能抽不到,並非小英所誇大的500萬,其實可以加權處理。關鍵在手機族2800萬,扣除非選民,母體包含太多擁有兩支以上手機者,嚴重扭曲隨機抽樣,頂多只有邊際效應。

民主政治講究程序正義,豈可開賽後修改規則,即使有再強的使命,也不能允許如此形同流氓的行徑。小英陣營振振有詞,一再強調全代會是黨的最高權力機構、當然可以做任何決議;要是為了權力可以不擇手段,甚至於破壞制度,那是對社會做最壞的示範。不要忘了,政黨是準國家機構,不是私人俱樂部,不要贏了初選戰役,卻輸了大選戰爭。當下的民進黨宛如百年前派系壟斷提名的美國政黨,他們終究由公辦初選來終結。民進黨既然全面執政,何不仿效?

(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民進黨 #賴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