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韓國瑜提出的「自由貿易經濟特區」(自貿區),在藍綠激烈攻防後,已成為2020總統大選主軸「拚經濟vs.拚主權」的主要內涵。然而,在互動討論之前,其實有必要先弄清楚全球「經濟特區」(自貿區亦屬之)的發展趨勢,才不會在巨大的認知差異下形成一場混戰,既難以對焦,真理也難越辯越明。

「國際勞工組織」在2017年的研究報告估計,全球在2015年至少已有130個國家成立了4500個經濟特區;而在1997年時,還只有845個。若經濟特區不是發展的利器,其數量不可能有如此巨幅的成長。雖說亞洲是全球擁有經濟特區最多的區域(超過900個),雇用超過5000萬名勞工,但連最先進的美國都有高達700多個,分散在全美各州;而在1997年時美國也只設了200多個。若再往前推到1975年,全球僅有29個國家成立79個經濟特區,令人難以想像它今天受全球重視的程度有多高。所以,蔡總統將「自貿區」視為「退回到數十年前加工出口區的時代」,可說完全不了解國際趨勢。

各國專注的「經濟特區」特色不同、名稱互異,總括就是為引進資金、技術來創造出口、外匯、就業,帶動向前或向後的產業關聯效果來促進成長、提高所得。所以,它通常選擇較小區域,提供租稅減免等誘因,施以較國內寬鬆的管制,吸引跨國企業進駐。隨著經濟發展,其內涵會逐漸調整,往高增值的產業移動,目前較先進國家都往高值服務業轉型。但即使先進如美國,從1936年後就已設立「對外貿易區」(FTZ),在港口區提供生產再出口,或轉運的不入境材料、零組件免報關、免關稅;也可在繳關稅後入境,關稅僅計進口材料部分;各州還對區內企業興建和培訓提供補貼。1980年代後仿效英國,進一步將特區實施到沒落的商區,提供各種優惠吸引企業進駐來活絡商圈。

更有企圖心的特區大概都在亞洲,香港和新加坡都是自貿區,但因地方小、幾無農業,可全面開放為「自由島」;其他有弱勢農業和中小企業者無法一氣呵成,才選擇特區來示範開放、逐步擴大。最有名的當然是中國大陸,1979年底以四大「經濟特區」開始開放,效果卓著而迅速推廣;2013年起又選定上海等12處,展開以服務業鬆綁為主的「自由貿易試驗區」。雖然超過130個國家都在利用特區來促進發展,但將它們發揮到吸引大量外資、提高經濟成長的兩個亞洲國家,應該是南韓和馬來西亞。

南韓從2003年開始,野心勃勃地以「經濟自由區」建設來帶動國內需求,以法規鬆綁和優惠來聚集創新企業、強化國際競爭力,並達成均衡區域發展的目標;先後推動8個分布於全國各地的特區,最有名的就是首爾附近的仁川港。仁川特區在約210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建了國際機場、航空物流自由貿易港區、產業物流園區、國際商業中心、國際金融區、休閒旅遊區、生技產業園區、數位內容產業聚落、IT產業聚落、研發園區、知識經濟產業園區、國際校區、花卉園區。目前幾已完成,吸引大量外資進駐。

台灣早在90年代就脫離「中等收入陷阱」,依賴高附加價值出口產業,轉型進入高收入經濟體。但面對其他具有廉價勞動成本國家的競爭,逐漸失去競爭力,因而成長趨緩,工資水準更是停滯,進入了所謂「高收入陷阱」。突破高收入陷阱需要全面鬆綁人才、資金的流動限制及投資、勞動的條件限制,兩岸政策更需要鬆綁,才能吸引陸資進入,但現實環境有困難,因而陷入「高收入陷阱」不能自拔。

依據2017年統計,南部6縣市受害「高收入陷阱」最深,平均每個家庭年收入只有北部7縣市的78%,「好工作」幾乎都在北部,「北漂」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重大社會問題。高雄有全球著名的良港和寬廣的腹地,絕對有條件打造類似南韓的大規模特區,成為台灣經濟下一波的成長引擎,並一舉消除南北不均。

這需要中央全力支持,包括修改自貿區法令、提供政策優惠、鋪陳基礎設施等,都不是地方政府能實現的。蔡政府採取敵對大陸政策,把自貿區視為勾結大陸的陰謀,絕不可能推動。韓國瑜應以南方人民幸福為念,提出讓南部發大財的「高屏南自貿區」政見競選總統,對現職高雄市長來說,是絕妙起手式。

#經濟 #產業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