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朋友酒吧幫忙,電視台偏綠,把大陸最近的醜聞集合成冊滾動播放了三小時。那三個小時,我的心理過程很值得分享。

無風不起浪。例如現在大陸有家麵館「蘭池拉麵」幾乎完全複製日本「一蘭拉麵」,從logo、口味、服務、包裝、食材選用。

如果在大陸看到這則新聞,我有兩種反應:一、習以為常。不當一回事。關我啥事,我自己吃一蘭就好了。二、轉發加入批判大軍!優越po出自己在一蘭的照片,和那群人劃清界限並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光顧山寨店的人。

但在台灣看到這條新聞,我有第三種感受:滿滿羞恥。仿佛那家店是我開的,仿佛我此刻「當眾拉屎」。

因為當我的雙足踏離大陸的時候,我一定程度「代表大陸」,對於大陸以外的人來說,我和大陸「無法分離」。

在台灣,香港,日本,任何地方,我和中國大陸瞬間成為「命運共同體」,當這些地區的人、媒體討論中國大陸的時候,我會感覺「他們在說我」。

大家說「大陸是屎坑」的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也臭到不行,會認為:「大家說我是屎」,屎坑裡來的除了屎還有啥?很自然就這樣想。

當我在大陸之外,我不會再想:「他們好可恥」,我只會覺得:「我們山寨好可恥」。因為人家不會分「這些大陸人」、「那些大陸人」,大家只會看到「大陸人」這三個字。而我廖小花,就是大陸人。

我從事不關己批判別人「他們山寨」,變成自我批判的「我們山寨」。

我會覺得是自己的錯!自己的國家不夠好!和我脫不了干係!中國人愛山寨!和我這個中國人!因果上脈絡上息息相關!

這樣想喔,我委屈。但同時,我因這一「主動承擔」,而相信自己可以做一些事,因為這是「我的事」,我有義務和責任。並且我會切實行動,例如告知身邊的人、撰寫文章、以任何自己擅長的方式,最大力度向中國人傳播世界對我們的真實看法。

這種轉念的意義

要離開大陸,要看看別人「毫不留情」地評價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多少不足,才知道自己作為國人,身上有多大的責任和擔當。其實能這樣集中批判自己的地方蠻難找的,台灣這樣一直給我們搧巴掌,作為大陸人,我真的很感激。這告訴我,我們中國大陸在發展的同時,有多少滑稽、汙點需要審視和清除。

武漢保安大隊打狗、廣西傳銷騙局、成都地溝油工廠氾濫銷往全國、莆田系醫療,這些新聞,如果我在廣東看到,我會加入網路大軍開酸:欸唷廣西人靠傳銷帶動全省GDP喔,武漢打狗打到滿地血還「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喔?成都人身體特好吧地溝油的毒素都能消化?莆田系……

但在國外聽到的時候,這些所有的,都變成了「中國保安打狗」「中國傳銷」「中國地溝油氾濫」「中國醫療詐騙」。作為強省廣東人,我不再優越,我瞬間疲軟。我會忍不住思考為什麼部分中國人會有這樣的行為?我會忍不住為他們的罪行辯解,似乎那是我犯的罪一樣。

我可以跟外國人解釋:「中國分很多省,我們廣東省比較不一樣。」我可以做出這樣的解釋,但有何意義?人家看到的第一眼的就是「中國人」,記得的也會是「中國人」。

如果Antoine筆下的小王子真的存在,他來到地球,他問「聽說你們地球會發生槍殺案。」我們要怎麼跟他說「那是美國,我們的國家不一樣。我們國家很安全。」他問「聽說地球人很專政,很沒有人權。」台灣人要怎麼跟他說「那是中國大陸,我們台灣很民主,完全不一樣。」

小王子會疑惑:一衣帶水,近墨者黑,你們離得這樣近?會毫無瓜葛嗎?

小王子很忙,他還要去其他星球繼續旅行,他只會記得「地球人會槍擊」,而不會記得「地球上的美國人會槍擊」。我一直說我是地球人。我是地球人的意思是:地球人犯的錯,通通都是我的錯。這樣我就永遠不足,永遠進步,永遠批判自己。

如果我說我是大陸人,我就會在大陸朋友說台灣人井底之蛙的時候說:「對啊,他們就這樣。」我就會忘記,明明我身上也可能有這樣的問題。

我會想我身上也有同樣的問題,也有台灣人的惰性,因為我也是亞洲人。而不是立刻認為中國大陸人和台灣人不一樣,我是中國人,中國年輕人目光如炬,被東亞病夫的名號壓了一百年,我們都嚮往外界和遠方,你說的是台灣人,我是大陸人,我沒有。

那完了,大陸人開始自大了,大陸人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台灣人問題」。

我獲得一次打嘴砲變檸檬精自我優越的機會,丟失了一次反省並提升自己的機會。

共業和責任

所以不是因為彼此劃清界限而我從中找到了改善自己、促使社會進步的動力,而是主動連在一起讓我更加清晰冷靜地批判自己,驅動社會。

跳脫和臨在,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我離開廣東,就知道廣東可以更好,主動承認廣東人不足,扛起改變廣東的擔子。我離開大陸,就知道大陸可以更好,主動承認大陸人不足,扛起改變大陸的擔子。我離開亞洲,就知道亞洲可以更好,主動承認亞洲人不足,扛起改變亞洲的擔子。我離開地球,就知道地球可以更好,主動承認地球人不足,扛起改變地球的擔子。

巴黎聖母院著火的時候,我點蠟燭,說我們人類的智慧結晶;巴黎發生恐怖襲擊,我跑出來說:誒喲喂發達國家好危險哦,還好跑得快。嘖嘖啊,你看看你哦。

面對負面事物的時候,我會想:作為地球人,為什麼我們會這樣。我在其中有怎樣的共業和責任?

作為地球人,我自由反思每個地球人會犯的錯誤,以地球為單位批判自己。但不要覺得這樣活很累,因為在此同時,我也以地球取得的一切進步成就而感到光榮。

慈悲大愛四季如春

我不再有什麼「廣東之光」「中國之光」。地球上一切進步和人類文明成果,通通都是我「廖小花之光」。所以通體燦爛,宇宙光明。慈悲大愛,四季如春。

我們從批判他人,轉而批判自己。

這本質上還是在「批判那件事」,但這個轉念,將賦予了自己「整顆心無量無邊」的能力,同時,我們獲得了來自整個宇宙的加持。

今天台灣同性婚姻議題的抗爭取得里程碑式成功,我知道台灣人一定想說「這跟你們沒關係。別又說這是中國的功勞」。可是我作為亞洲人,作為地球人,我想說,我感到驕傲。我為我廖小花此刻人在台灣,而感到驕傲。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