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總統初選讓外界跌破眼鏡,號稱「民主進步」,但初選過程處處「賭歹博」,比賽開打改規則,時間要延後到蔡英文贏為止。蔡英文對程序正義的不重視,正在失去整個社會對民進黨的信任,如果還有信任的話。

挺英派出的第一招,是賴清德曾經私下答應不選,現在又出來參選。拿這種私下見面的談話當招,算是一種火車對撞,「不是蔡英文說謊,就是賴清德說謊」,蔡英文是要把賴清德拖下汙水,跟自己一樣髒。

挺英派的第二招,說來有趣,是根據某一家機構,台灣2019年的「預測」經濟成長亞洲四小龍第一。為什麼蔡英文會墮落到拿「預測」成長率來做文章?因為成長率是跟前一年的比較,民進黨執政前3年成長率四小龍墊底,當然有可能在第4年回升。

換句話說,挺英派要製造的印象是,「賴清德當院長,台灣墊底;賴清德卸任院長,台灣第一」,最好是國民黨出來罵「賴清德任內,蔡英文政績不佳」,那就大功告成。

當然,挺英派還有第三招、第四招,包括改採手機民調、網軍攻擊、用行政資源綁住全黨公職,乃至於蔡英文跟被開除黨籍的台南議長同框,都可以證明蔡英文已經「豁出去」了。

至於賴清德的對策,就是沒有對策。賴清德今天去榨甘蔗,明天去簽書,看似雲淡風清,實際上綿裡藏針。正當蔡英文要把自經區汙名化成「洗產地」的時候,賴清德卻拋出要「全台自經島」,馬上讓國民黨撿到槍,說民進黨要反自經區,「先請蔡英文跟賴清德打一架再說」,外界質疑,按照蔡英文的標準,賴清德豈不是要「全台洗產地」嗎?

賴清德以不變應萬變,民調仍些微領先蔡英文。顯然蔡英文雖在「辣台妹」之後重新獲得獨派支持,但獨派更支持賴清德,蔡英文只能做到逼近,沒有辦法黃金交叉。有一群賴清德的「核心支持者」是蔡英文永遠觸摸不到的。蔡英文要贏過初選,還是要靠著改規則、賭歹博,掌握每一個對己有利的細節,才有可能。

現在挺英派,往往以1980年美國卡特總統與同黨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的慘烈初選為例,呼籲賴清德不要重蹈覆轍。當年面對連任卡特民調低迷,初選對手民調卻遙遙領先,卡特最後雖然靠著掌握黨機器贏得初選,依然在大選落敗。但挺英派不敢面對的是,如果當年民主黨採公平初選,由愛德華‧甘迺迪取代卡特代表參選,非常有可能就逆轉大選結果。是總統民調低迷,黨內同志才敢揭竿而起,而非反過來。

挺英派應該反過來勸蔡英文,不要競選連任,不要有初選裂痕,讓最有勝選機會的同志參選,才是民進黨的勝選方程式。

當然,民進黨的團結是問題,國民黨初選結束後是否團結,也是個問題。選舉就是犯錯少的人贏,當藍綠兩黨持續犯錯時,笑到最後的人,非常有可能就是柯文哲。 (作者為台北市議員)

#蔡英文 #民進黨 #賴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