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介入」台灣選舉早已不是新聞,但只要有利台海安定,確保台灣民主選舉與民主機制能夠平穩運作,當為國人所樂見。但去年九合一選舉,美國AIT公開介入藍綠競爭,偏袒民進黨,近日又傳出美方「關切」民進黨初選辦法一變再變,是否背離民主原則,民進黨高層進入AIT新館說明,已成為電視政論節目熱議焦點。美國在台灣大選的角色是嚴肅的議題,民進黨高層如果真的入館說明黨內初選爭議,不但是國際政治醜聞,更坐實美國「親綠」的懷疑,將對美國在台灣的聲望與影響力不利。

美國官員注意關心台灣總統大選的發展,是必然之事,但介入民進黨初選,所謂國務院想了解民進黨是否會分裂,以及主席卓榮泰到AIT「聽取」美方建議的新聞報導,卻令人感到突兀與費解,也間接證實了一個瀰漫台北政壇的傳言:2020總統選舉是外力介入最深的選舉,美國偏袒支持執政的民進黨。

美國對台灣的一貫政策,是維持台灣海峽和平與安定,堅持兩岸和平解決歧見,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以及鼓勵兩岸在尊重及尊嚴的基礎上進行建設性對話。美國的政策與支持是台灣安全、民主政治及經濟蓬勃發展的重要基石。各黨派與政治人物也都積極與美方建立良好關係,美國對台灣確實擁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如台灣總統參選人必須「赴(美)京趕考」,得到美方的背書或支持是贏得選舉的要件,已成為不成文的共識。

但蔡英文總統執政後採取偏激的「聯美抗中」策略,在兩岸關係全面倒退的同時,運用一切資源加強與美國的關係,從行政部門、國會,到智庫與媒體全面深耕,並在川普政府全面圍堵、對抗中共崛起的戰略下,甘為美國馬前卒。必須承認民進黨的對美工作已得到若干成效,包括國會陸續通過各項友台法案,國務卿蓬佩奧更公開表示要以更多行動落實《台灣旅遊法》。

美國軍艦自由航行通過台灣海峽行之有年,近2年一定透過第七艦隊宣布,表面上是「展現美國致力於自由、公開印太地區的承諾」,實際上是藉機向中國大陸示威,而民進黨政府則視為是對台灣友好、支持的行動,甚至連美國軍艦為了航行安全開啟「自動識別系統」都大做文章。

民進黨另一個作法則是在國內營造「仇中」、「恨中」氛圍,同時塑造國民黨「反美親中」的形象,這也是民進黨總統選舉最主要的策略與武器,製造台灣選民必須在「美國或中國之間選擇」的假象,過去3年疏於經營對美關係的國民黨,因而處於極為不利的局面。

這個憂慮並非無的放矢, AIT主席莫健去年在九合一選前訪問台灣,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台灣選舉有「外界勢力」介入,當時許多人解讀,這是在為民進黨助選。不過,今年4月莫健再次來台,公開宣示美國不會介入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並願意與台灣人民選出的任何領導人合作,以及台灣不論由誰執政,美國都將與台灣政府合作,因為台美之間共享重要利益。

事實上,在九合一選後,美國對於結果與預判有極大落差感到驚訝,台灣權威學者專家也私下勸告美國不要過於選邊站,而喪失正確、客觀的立場,這無論對台灣民主政治發展及台美雙邊關係都有不利影響。

莫健公開說明不會介入台灣總統大選,代表了美國官方立場,沒有理由懷疑,但蔡英文為了贏得連任,維護政權,顯然不會輕易放棄她自以為是的「美國王牌」卻是公認的事實。美國在全面對抗中共之時以「台灣牌」作為籌碼,並不令人意外。但面對台灣選舉,美國要拿出高度的智慧與節制嚴守分際,尊重台灣早已成熟的民主程序,切莫墜入民進黨的陷阱。

到目前為止,AIT並未回應媒體的報導,民進黨官方則否認相關傳言。我們寧願相信這只是AIT官員基於職責搜集駐地政治情資。誠如莫健所言,美國不介入台灣總統大選,這也是對台灣民主政治及人民選擇的基本尊重。

另一方面,國民黨自2016年失去政權之後,全面棄守美國戰場,放棄對美國國務院、國會、智庫與媒體的聯繫與溝通工作,目前民進黨全面壟斷美台關係,美國政府與社會也漸漸依據民進黨的論述定義台灣與兩岸關係,國民黨看懂這個危機了嗎?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