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富郭台銘「商而優則仕」,為了拯救中華民國經濟競爭力的使命感,正在參與2020總統大選的國民黨黨內初選。在許多公開發言場合,他言必稱人工智慧、機器人,也質疑「一貨櫃芭樂能值多少錢?」彷彿與庶民經濟相關的傳統產業不值一提,台灣經濟的未來在高科技產業。

身為白手起家的鴻海帝國創辦人,事業版圖橫跨高科技的許多領域,在全球化的助力下,只要好好發揮網絡效應的優勢,很容易在世界經濟競爭中保持頭角崢嶸。不過,這是否意味著「台灣不能老賣水果」,非電機資訊類的其他產業就註定黯淡無光呢?

各國首富排名也許可以給同為首富的郭董一些參考。上月《富比士》(Forbes)公布2019年日本50大富豪榜,經營UNIQLO等服裝品牌的迅銷(Fast Retailing)集團創始人柳井正擊敗郭董的好友、軟銀集團創始人孫正義,重新成為了日本第一大富豪。

柳井正不是首次榮登日本首富。早在2009年的《富比士》排行榜上,柳井正就跌破日本人的眼鏡,以61億美元成為日本首富。畢竟他,只是個賣衣服的。他創辦的事業體,不是電子、資訊、通信、生物科技等外人眼中的高端經濟行業。

然而,科技人心目中不起眼的服裝行業,不但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之一,卻也是當前世界各國首富的孵化器。西班牙人Amancio Ortega,憑藉Zara品牌,登頂世界首富;瑞典人Stefan Persson,靠H&M成為瑞典首富;加拿大人Chip Wilson,也以Lululemon成為加拿大首富。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曾說過:「我最崇拜兩位企業家,一位是賣咖啡的Howard Schultz,把自己賣成了星巴克。還有一位便是柳井正先生,把自己賣成了日本首富。」雖然柳井正出身勉強算個「少東」,不過他接手父親的小郡商事時,加上總經理才6個人。歷經數十年拚搏,如今他把迅銷集團打造為員工5萬多人、股票市值猶勝鴻海的參天大樹。

當然,無論UNIQLO服裝品質再好,沒有《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日本與歐盟等多個經濟體的自由貿易協議,UNIQLO的品牌不會在世界各地都性價比超高。同樣地,分屬西班牙、瑞典、加拿大品牌的Zara、H&M、Lululemon也都憑藉與世界各國的經濟夥伴協議,而得以徜徉全球,受到各國消費者的喜愛。

不像科技產品在全球擁有近乎寡占的市場地位,傳統產業像是在完全競爭市場中廝殺。因此一旦欠缺融入區域經濟整合的條件,不要說「老賣水果」,任何貨品幾乎都難以走遍天下。況且,在當前民進黨政府操作兩岸對抗的政治氛圍下,任何宏觀經濟口號如「新南向」都徒勞無功。高雄市長韓國瑜提出「自貿區」構想,希望在人流、金流、法規、教育、醫療等領域鬆綁,重建台灣南方經濟的活力,無奈綠營當政者不以蒼生為念,卻以煽動仇恨來汲取短期個人政治利益為樂,長遠下去,恐怕連台灣僅存的高科技產業優勢也都難以維持。

民進黨執政3年,經濟每況愈下。郭董挾台灣首富的資源優勢,卻無法在民調中秋風掃落葉。原因之一可能在於他所倡議的高端經濟曲高和寡,已是人生勝利組的郭董難以吸引普羅百姓認同投票支持。更重要的是,他的經濟論述裡欠缺廣大而接地氣的庶民經濟。以多個國家賣衣服成首富的例子來看,也許「一貨櫃衣服值不了多少錢」,但卻可以養活數萬人、成就首富,也創造龐大的股東價值。

#經濟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