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延長了馬英九、吳敦義的出境管制期,遭到馬吳二人連袂批判。原因無他,二人都對登陸存有期待,吳敦義希望親自參加國共論壇,並與習近平進行「吳習會」,馬英九並無具體訪問大陸計畫,但若有機會再度與習近平會面,創造新的政治能量,亦是他所願。

問題是,二人現在訪問大陸,會對兩岸關係帶來什麼創造性意義?或許有人會說,吳敦義作為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作為卸任總統,身分的重要性,必然能為兩岸關係帶來積極的影響。這種說法當然沒有問題,但也忽視了一個基本前提,當下正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階段,國民黨未來的兩岸政策尚處於混沌狀態,二位前正、副總統訪問大陸,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代表國民黨,乃至能否代表整個台灣,勢必要打上問號。

目前為止,吳敦義無意參與黨內初選,馬英九應該也不會,二人都不是未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換言之,二人雖然地位崇隆,卻無法代表國民黨未來的政策方向。在國民黨尚未決定總統提名人的情況下,即便獲得蔡政府同意前往大陸,也可能給大陸、也給國民黨內部帶來政策混淆。

大陸與吳敦義或者馬英九會談的內容,到底能否得到未來候選人的認同,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貫徹落實,這都同樣存在疑問。更重要的是,他們訪問大陸的一言一行,會否給未來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帶來潛在政治壓力,而形成一種變相的干涉,政治風暴的風險不可低估。

事實上,卸任總統已經有太多干政的前例,譬如,至今還在踐踏司法尊嚴的陳水扁,不斷對各類選舉指手劃腳,甚至鼓動支持者向蔡政府施壓、尋求特赦。前總統李登輝,卸任之後充當了台聯黨的精神領袖,直接干預或者引導台灣的政治議題,而讓台灣陷入種種族群和歷史糾紛中不能自拔。馬前總統潔身自愛,但他強烈的使命感與我執的性格,亦是另一種私心。

誠然,卸任總統擁有豐富政治經驗,他們若能對現任主政者貢獻建言,提供建設性助力,應該是台灣之福。但卸任總統仍展現政治私心,他們不會只是單純提供建言,權力操弄之門不可輕易開啟。

正是基於類似的原因,美國才會形成卸任總統不得干政的政治傳統,而歷任美國總統卸任之後也都對自己的言行多所克制,從公共輿論中淡出。台灣要想實現民主深化和民主品質的提升,美國的經驗值得借鑑。

當然,這並不等於完全否定卸任總統的正面價值,台灣的特殊性注定了卸任總統有其不可取代的功能,但前提是,必須得到現任領導人的授權且在言行上與現任者保持高度一致。前副總統連戰、蕭萬長的例子可供參考,他們先後在馬政府時期被委派,代表政府參與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因為得到充分授權,二人在參會期間也都高度配合政府要求,得以充分發揮卸任領導人的正面功能,也為台灣開拓外交空間以及溝通兩岸,發揮了積極作用。

今年國共論壇應在國民黨2020大選總統提名人選確定後舉行,並由未來可能的總統操盤。至於吳敦義、馬英九如果要登陸,應在國民黨候選人確定後,特別是國民黨兩岸政策明朗之後再進行。同時,行前也需要與國民黨確認的候選人充分溝通,唯有這樣,國共論壇或者馬習二會,才能帶來真正的價值,而不是卸任領導人變相累積政治能量的舞台。在與大陸的溝通過程中,也不至於帶來政策混淆。

除此之外的任何形式登陸之旅,對國民黨來說,只會帶來負面影響,並進一步衝擊黨內團結,對兩岸關係的行穩致遠,百害而無一利。吳主席和馬前總統如有意登陸,無需急於一時。在此之前,還請將主要精力放在維護黨內團結,共同努力讓國民黨儘快完成黨內初選,才是善莫大焉。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