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政府傳出有前朝攝影官可能闖入市長室裝竊聽器,目前雖僅以竊盜罪嫌送法辦,但被外界質疑可能有監聽嫌疑。民進黨口口聲聲不會走過去國民黨威權時代政治偵防老路,既然如此,就應查明清楚案件真相,證明自己與威權時代不同。

國安局去年9月指示情治單位進行「訊安專案」,搜集所謂「爭議訊息」,包括「影響國家安全」、「詆毀國家元首」、「擾亂社會安定」、「扭曲政府政策」,等於是替政府監控不利蔡政府言論,此舉當時就被媒體圈批為妨害新聞自由。

民進黨自詡「民主」、「進步」,與威權時代國民黨應是對立面才對,然而完全執政後,卻一直效法威權時代作法,在國內煽動麥卡錫主義、修法限制退將赴陸活動、國安單位偵防媒體訊息等等,為鞏固政權,顯然無所不用其極。

此次監聽疑雲,前朝攝影官從高雄市長韓國瑜就職至今,至少擅闖市長室5次,目前雖只有他偷文具禮品證據,但究竟為何能多次闖首長室,如入無人之境?像他這樣的市府職員,能夠多次擅闖市長室?

韓上任前,高雄市有太多不可思議的事,包括府祕書長陳菊愛將趙家寶,可在貪汙判刑定讞後趴趴走5年,直到最近韓上任才被逮;慶富案關鍵人物,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每天照理都要去派出所報到,沒想到去年11月竟棄保潛逃;同是慶富案,前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在爆料錄音中,明確有偏袒特定廠商嫌疑,但最後還是完全沒事。

韓國瑜至今不止不敢去市府辦公室辦公,甚至連官邸都不願住,就因種種可疑行徑,令人合理懷疑恐被竊聽。如今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信誓旦旦,說有證據就辦到底,那就派人嚴查此案,一掃各種陰謀論猜測,別只一昧說不會走國民黨老路,打打嘴炮便罷。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