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女情報員閻獻君1956年到大陸執行任務後失聯,軍方1998年軍方通知家屬閻因作戰死亡,但因死亡時間認定有3次變動,造成撫卹金計算爭議;家屬提告請求國賠,台北地院判賠77多萬元,但高院認定國防部沒有過失,昨逆轉改判免賠。全案可上訴。

閻獻君是大陳義胞,已在2011年被核定為烈士,入祀淡水忠烈祠;1955年,國共情勢緊張,當時年僅19歲的閻女忠貞愛國、毅然從軍,隔年被派赴香港、大陸,初期與家人仍有聯絡,之後全無音訊。

閻母後來沒收到國防部匯來的女兒薪水,經多次申請在職證明,軍情局才核發證書表示閻女仍是現役上尉,並在1986年製發閻女榮民證,續發薪餉,直到1998年國防部通知閻女已在1987年在特區作戰死亡,要核發撫卹金。

家屬指國防部核定的死亡年份錯誤,直到行政官司勝訴後,國防部才補發318萬元撫卹金差額,但國防部的失職造成家屬遲延領取,應賠償遲延利息170萬多元。

高院審理認為,國防部並無故意、過失怠於執行職務,其所為核卹處分雖經最高行政法院撤銷,只是法律見解的歧異,家屬不得請求國賠,改判敗訴。

#國防部 #家屬 #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