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應不應該參選總統?」這是近幾個月來有關2020年總統大選備受爭議的焦點論題。

韓國瑜無論從任何法律角度來說,都絕對有十足的參選資格,這是任何人不得剝奪的。當然,任何事體的判斷,不能全從「法」的角度衡量,在法律之上還有「情」與「理」的層面,而任何一個政治人物也都必須接受此一高於法律的檢驗。

「情」是指「人情」,具體來說,指的是其決定是否孚洽於人情。韓國瑜當初在高雄市民的矚盼下當選高雄市長,此一充滿託付與信賴的「人情」,當然是韓國瑜所必須直接面對且給予交代的,而韓國瑜之備受攻擊無疑也都聚焦於此。

韓國瑜事實上也在這點上承受著最大的壓力,韓國瑜當然不至於忘卻這一必須償還的「人情」,因此,幾經躊躇,遲遲不願表態,最終才在訪美歸來後,慎重決定了參選的決心。當此之時,國民黨中已有朱、郭、王3人表態參選,而韓國瑜必須與這些曾對他有過奧援的「同志」直球對決,更於高雄市民之外多了一層「人情」包袱。

高雄市民的付託是責任問題,韓國瑜必須對當初許下的「高雄發大財」實踐承諾。許多支持韓國瑜選市長而不支持其出馬選總統的人,最大的憂懼是韓國瑜一旦向上攀升,則國民黨無人可與虎視眈眈於一旁的陳其邁競爭,高雄市終將會再度淪陷於他們所厭惡的民進黨之手,這就等同於「高雄發大財」的許諾落空了。

表面上,這是言之成理的憂慮,其實則未必如此。誰能預先論定勝負之數?少了韓國瑜,陳其邁就能勢如破竹、橫掃藍軍,這是高估了陳其邁、低估了民進黨施政30年受人嫌厭的程度。更何況,韓國瑜如果能獲得勝選,則其挾總統之威勢,盡全力以輔選,又何愁不能克敵制勝?至於「高雄發大財」的承諾,又何愁不能體現?

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以報,這是道義,韓國瑜當然必須回報。但回報的方式不一,未必非得用「不爭」的方式為之。韓國瑜深知2020年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的決戰,國民黨退此一步,即無死所。檯面上的朱郭王諸公,儘管皆頗具勝選的可能,但以目前情況來說,唯韓國瑜的聲勢最高、希望最濃,在勝選的唯一考量下,當然必須派出最可能獲勝的人選,這毫無懸念。

至於「理」上,韓國瑜之當選高雄市長,不僅僅只是託付了高雄市民的期盼,更是台灣其他各縣市,甚至是海外僑胞共同寄託,不僅是高雄市重新出發的起點,更是中華民國新生的契機。而更重要的是,國瑜有心,視民如傷,而執政者卻不甘重挫,不但視韓國瑜如寇讎,鋪天蓋地加以抹紅抹黑,百般掣肘,這兩天還爆出類似水門風波以及前朝官員帶走公文事件,韓國瑜就任不到5個月,簡直束手縛腳,動彈不得。解決之道,唯有重新奪回中央執政權,然後居高而望,建瓴而下,才能紓解此一困局。

中國人論事體,講究「合情合理合法」,韓國瑜出馬,於情不虧,於理切合,更是於法有據,真不知還有什麼好爭議、討論或抨擊的。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韓國瑜 #國民黨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