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是民主法治社會重要核心價值,大法官釋字509號解釋,也對言論自由提供最大保障,令人遺憾的是,台灣社會流行爆料文化,濫用言論自由保障,恣意妄為、無的放矢損害他人名譽且毫不舉證,甚至無中生有後再要求被害人自證清白,成了號稱民主的台灣社會最大諷刺。

高雄市長韓國瑜一貫不主張對抹黑興訟,去年競選期間名嘴鄭弘儀指他賣台,氣憤難當的韓國瑜抵北檢,最後放棄提告。這次吳子嘉「爆料」卻打破韓的「愛與包容」,究其原因,不外乎吳子嘉天馬行空的言論過於惡毒,逼得韓國瑜不得不放棄心中的愛。

名嘴爆料或有揭發弊端的正面功能,舉證上也可能存在困難,所以509號解釋「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並盡合理查證」,就不受刑法誹謗罪責罰。毫無根據的潑髒水,故事講得活靈活現宛如親見,絲毫沒證據的爆料,反要被爆料者自證清白,爆料者不負任何舉證責任,根本違反「不自證己罪」的刑法基本原則,如此荒謬的抹黑絕非言論自由保障的真諦。

其實,刑法對誹謗罪相當寬容,最重刑責是一年徒刑;即使加重誹謗罪也只是二年以下徒刑,通常誹謗罪判決都在6月徒刑以下,易科罰金後,輕者18萬,最重54萬元,代價不高,難抑制無的放矢的惡意抹黑。

言論自由的可貴不該被當作惡意抹黑、造謠爆料的護身符,台灣社會長久奮鬥才有如今言論自由環境,卻遭不肖名嘴濫用踐踏,辜負了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