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福建有兩大姓,福州人多姓林,建州人多姓葉,如果葉姓與林姓通婚,當然不違背禁令,可是在方圓百里內均為林姓或均為葉姓的情況下,官府總不能強求當地百姓跋涉百里以外,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完全陌生的異姓求婚啊!

查《三朝北盟會編》:「俊有愛妾,錢塘妓張穠,知書,俊文字,穠皆與之。」說的是南宋大將張俊娶杭州妓女張穠為妾,張穠知書達禮,文化水準高,張俊平日的公文和書信,都由張穠來代辦。

拐彎親家 比比皆是

張俊姓張,張穠也姓張,他和她同姓,卻結了婚。

大家可能認為,同姓不婚僅限於娶妻,不限於娶妾,張俊娶同姓的小妾,並不違背傳統習俗。但是被儒家奉為傳統習俗之聖經《禮記‧曲禮》寫得很清楚:「娶妻不娶同姓,故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娶妻不可以娶同姓,納妾也不可以納同姓,假如在戰亂之際和風化之地娶妾,無法得知妾的姓氏(例如女方自幼被拐賣,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誰),那就要請神仙來幫忙,好好占卜一下。假如占卜結果顯示該妾與你同姓,仍然不能迎娶回家。

宋朝文官武將多如牛毛,違背同姓不婚習俗者極其稀少,目前僅發現張俊一例而已。不過普通老百姓中,同姓成婚的可就多了。宋哲宗在位時,禮部官員魏承訓上奏說:「同姓而婚,例有明禁,而閩中愚民不曉禮法,同姓合娶者所在多有。」官府雖然對同姓婚配明令禁止,但福建一帶違背禁令者比比皆是。

宋代福建有兩大姓,福州人多姓林,建州人多姓葉,如果葉姓與林姓通婚,當然不違背禁令,可是在方圓百里內均為林姓或均為葉姓的情況下,官府總不能強求當地百姓跋涉百里以外,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完全陌生的異姓求婚啊!

王安石寫過一首特別小眾的詩:

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

兩地塵沙今齟齬,二年風月共婆娑。

朝倫孰與君材似,使指將如我病何。

升黜會應從此異,願偷閒暇數經過。

這首詩的題目是〈酬沖卿見別〉,意思是馬上要跟沖卿分別了,臨行前寫首詩送給他。

沖卿是誰呢?他是王安石的好朋友,名叫吳充,字沖卿,福建人,宋仁宗景祐五年(一○三八年)中進士,官至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當於宰相。

王安石生於一○二一年,吳充也是生於一○二一年;王安石一○三八年中進士,吳充也是一○三八年中進士;王安石做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吳充在王安石退休後也做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兩人同年出生,同年金榜題名,後來又做同樣的官,即使在官僚機構龐大、官員數量眾多的宋朝,也算得上是機率不大的事。鑑於他們如此有緣,理所當然成了好朋友。不但成了好朋友,王安石還把女兒嫁給了吳充的兒子。所以這首詩開頭就說:「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我們倆同年同齒又同科,從好朋友變成親家的事例很多很多。

朋友變親家,確實不鮮見。

黃庭堅和江安縣令石諒是好朋友,他的兒子黃相娶了石諒的女兒;蘇轍和濮州太守王正路是好朋友;把二女兒嫁給了王正路的兒子王適;蘇轍的叔父蘇煥與同年進士蒲師道交好,他的兒子蘇不欺娶了蒲師道的女兒;蘇東坡和歐陽修結為忘年交,他的兒子蘇迨娶了歐陽修的孫女;在范仲淹之前駐守陝西邊境的大臣范雍與朝中大佬韓億是死黨,把女兒嫁給了韓億第四個兒子韓絳……當然,好朋友之間結親,未必總是你的兒子娶了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嫁給你的兒子,有時候是結成「拐彎親家」,讓自己的兒子與對方的侄女結婚,讓自己的侄子與對方的女兒結婚,或者雙方沒能結親,卻互相做了對方子女的媒人。例如蘇東坡與畫竹子的文與可是至交,後來把侄女嫁給文與可的兒子文務光;蘇轍與曾鞏是至交,後來把女兒嫁給曾鞏的侄子曾縱;黃庭堅與李龍眠是至交,後來他的女兒黃睦嫁給李龍眠的侄子李文伯;真宗朝宰相王旦與真宗的老師李沆是至交,後來王旦的兒子娶了李沆的侄女;陸游的老師曾幾與詩人呂本中是同年進士,後來呂本中做媒讓侄子娶了曾幾的女兒;蘇東坡曾經想給老上級司馬光的繼子司馬康做媒,讓司馬康迎娶堂兄蘇不疑的女兒,可惜司馬康沒有同意,否則又是一對「拐彎親家」。

金庸先生武俠經典《射雕英雄傳》裡也有好朋友成親家的案例:楊鐵心與郭嘯天是好朋友吧?當兩人各自的妻子都有了身孕之後,不約而同地想到了結親。楊鐵心道:「要是咱們的孩子都是男兒,那麼讓他們結為兄弟,倘若都是女兒,就結為姊妹……」郭嘯天搶著道:「若是一男一女,那就結為夫妻。」兩人伸手相握,哈哈大笑。

金庸先生說:「當時指腹為婚,事屬尋常,兩個孩子未出娘胎,雙方父母往往已代他們定下終身大事。」

生活圈決定擇偶機遇

小說情節最忌一帆風順,假如在《射雕英雄傳》後文,郭、楊兩家真的結成親家,然後讓小倆口在牛家村安居樂業白頭偕老,故事肯定無趣之極。所以金庸先生安排了各種天災人禍,先讓郭嘯天被殺,讓楊鐵心流落江湖,再讓二人妻子遠赴他鄉,一個把孩子生在金國,一個把孩子生在蒙古。兩個孩子長大後又遭逢奇遇,一個娶了桃花島主的女兒,另一個慘死在嘉興鐵槍廟。眾所周知,這兩個孩子分別就是郭靖和楊康。

楊康作惡多端、惡有惡報,且不說他。郭靖之所以能與桃花島主之女結親,除了因為他天性忠厚之外,還因為少年之時就浪跡江湖,四海為家,如果像父親郭嘯天一樣定居牛家村,怎麼可能遇上黃蓉呢?我的意思是,生活圈決定擇偶機遇,一個人在遙遠的地方結了親,若非他自己的生活圈變大了,則必然是其父其母的生活圈變大了。

仍以宋朝人物為例:王安石的祖上王明僅是一介農夫,所以只能娶本地村姑,自從王安石的父親進士及第之後,王家的婚配對象就開始從臨川鄉下擴大到整個江南,後來王安石的女兒嫁到福建(一個女兒嫁給老朋友吳充的兒子吳安持,另一個女兒嫁給蔡京的弟弟蔡卞),王安石弟弟王安禮的孫子娶妻山東,都是生活圈不斷擴大的結果。(系列完)

#好朋友 #女兒嫁 #女兒 #兒子 #親家 #進士 #同姓 #嫁給 #朋友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