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造價37億美元的克里米亞大橋,位居連接亞述海與黑海的重要位置,俄羅斯利用一座橋封鎖烏克蘭瀕臨亞述海的港口,重創烏克蘭的航運產業和經濟。

■Ukraine and its western allies believe the bridge was also built to deliver another strategic aim: to impose an economic stranglehold over Ukraine and cripple its commercial shipping industry in the Azov Sea.

俄羅斯兼併烏克蘭領土克里米亞(Crimea)後,建造了一座連接克里米亞與俄羅斯的「克里米亞大橋」,俄國總統普丁主張這座橋「拉近我們的距離」,而烏克蘭和西方盟友認為普丁別有居心,欲利用克里米亞大橋封鎖烏克蘭的航運產業,重創烏國經濟。

一座橋 各自表述

普丁在2018年5月出席「克里米亞大橋」的通車儀式時表示,這座橋可協助克里米亞「以全新的速度和方式」,發展經濟。不過烏克蘭和西方盟友認為,俄羅斯建造「克里米亞大橋」還有其他策略用意:對烏克蘭形成經濟束縛,並打擊烏國在亞述海的商業貨運產業。

克里米亞大橋總長19公里,造價37億美元,銜接克里米亞半島與俄國的塔曼半島,橫跨克赤海峽(Kerch Strait),而克赤海峽是烏克蘭臨亞述海(Azov Sea)的港口進入黑海的重要水道。

由於克里米亞位居重要戰略位置,俄羅斯在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俄國為此遭受西方制裁。

時間延遲 航運業大虧 烏克蘭智庫Maidan of Foreign Affairs指出,自克里米亞大橋通車以來,從烏克蘭在亞述海的港口馬立波(Mariupol)和伯德揚斯克(Berdyansk)出發的商船,延遲時間由平均7小時(2018年6月),一度拉長到超過5天(2018年11月)。

分析師表示,造成延遲的原因包括大橋設計不良,高度35公尺以下的小型船舶才能通行,還有俄羅斯海軍和海岸防衛隊加強檢查和拘留。

雖然烏克蘭海軍2018年稍晚開始護船,降低了拘留時間,但2019年4月自兩個港口出發烏克蘭的商船,平均延誤40個小時。

據烏克蘭政府數據顯示,自俄羅斯於2014年掌控克赤海峽後,馬立波和伯德揚斯克港口貨物量各下降近70%和50%,造成將近4億美元損失。這股逆風延續至2019年。

烏克蘭基礎建設部長歐梅利安(Volodymyr Omelyan)表示,由於俄羅斯的封鎖,航運業者現在不想再浪費金錢和時間。

北約盟軍海上司令部副司令布萊尚(Herve Blejean)指出,除非俄羅斯停止箝制亞述海,不然這些港口的前景將十分暗淡。「這對烏克蘭是嚴重的威脅,兩個港口很快就會落沒,再也無法回復運作。」

俄羅斯、烏克蘭戰火升溫

2018年俄羅斯海軍扣押三艘烏克蘭海軍軍艦和水兵,讓兩國的衝突升溫,烏克蘭軍艦在穿越克赤海峽進入亞述海時,遭到俄軍開火,烏克蘭依據2003年與莫斯科的協議,主張擁有自由航行權,但俄方指稱烏克蘭軍艦入侵俄國水域。

基於與俄羅斯在黑海的緊張加劇,烏克蘭東部地區的親俄派與政府衝突進入第六年,烏克蘭希望美國和歐洲對俄國施壓。

不過布萊尚坦言,烏克蘭的海軍不夠強盛,北約軍事干預手段受限,現在只能尋求國際壓力。

#大橋 #港口 #亞述 #克里米亞 #俄羅斯 #烏克蘭 #延遲 #俄國 #時間 #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