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最新指出,現在大家眼見的經濟數據都是「過去式」,中美貿易戰的不確定性讓經濟預測大亂,「關稅」正是最大的新增變動因素,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唐納文(Paul Donovan)分析,為了避開關稅而重新安排的生產供應鏈,帶給經濟衰退的風險大幅增加。

在中美貿易戰火延燒下,牛津經濟研究院重新估測各項經濟數據,許多模型的關稅因素都被調整,導致全球貿易年增率在2019年再下降至1.8%的2015年以來最低值。該機構建制的「複合風險指標」模型,台灣、新加坡、德國是被列名曝險度最高的國家,相對上,美國,巴西和印度的曝險度最低。

唐納文指出,現在的經濟數據有點「懷舊感」,許多是5月中美貿易戰升級之前所估測數據,經濟預測單位也很難很快就拿出新的數據,所有情況都處於高度不確定性,亞洲的生產指數、歐美的通膨率估測可能都不具參考性。

舉例說,市場看到美國對大陸、墨西哥進口品調高關稅,實際上是全面對美國消費者增稅,美國消費者將必須付出更高成本,商品價格上調就會帶來美國的通膨上升。

牛津經濟研究院亦以美國和歐盟的汽車進口稅協議估計,雙方都互相調高,新關稅都高達25%,屆及2021年,歐盟和美國的GDP都將因此分別下降0.2%和0.1%。高關稅勢必連帶商品價格上揚,各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通膨率都需是經濟預測的新調整項目。

唐納文指出,關稅結構正在或即將改變,但又不是馬上知道調整方向和結果,複雜的供應鏈隨即面臨風險,企業重新考慮商業模式,取消投資必然會發生,進而造成就業機會減少,一旦全面發生,經濟衰退的風險就會大增。

#貿易戰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