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的六一造勢大會,震撼藍綠兩黨,尤其綠營內部,開始不斷出現檢討聲音,認為蔡賴二人不應該繼續內訌下去,唯有團結方有可能戰勝韓流。但英派顯然並不打算停止前進的腳步,用賴清德的話來說,「總統已經開始對我進行人身攻擊」,顯示雙方鬥爭的層級已經從外圍進入核心。

不過,就算英派就此罷手,賴清德就不會繼續參選了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事實上,無論蔡英文會否繼續參選,以及會否繼續採取負面競選策略,賴清德都一定參選到底,而且英派的手段愈暗黑,對民進黨造成的撕裂愈深重,對賴清德就愈有利。

英派撕裂民進黨

之所以如此,主要與賴清德所處的特殊境遇有關。其實早在賴清德參選第2任台南市長的時候,有關他後續政治發展道路的討論就已經搬上檯面。顯而易見的是,如果他能做滿第2任,到了2022年準備參選2024年大選,中間的2年空窗期就比較難以處理。

後來他選擇出任行政院長,這讓他的空窗期問題更加嚴重,因為閣揆的經歷雖然可以讓自己真正站上一線,但也可能損傷自己的政治聲望,事實證明,九合一之後賴確實遭遇重創。

那麼問題就立即浮上檯面,接下來的賴清德要如何面對未來兩年乃至6年的空窗期,如果他不競選總統,而蔡英文又連任,那麼賴清德將面對6年的空窗期,這對他來說幾乎是滅頂之災,黨內其他中生代利用種種職位優勢,很容易就會取而代之。

換言之,2020年大選是賴清德勢在必行的選擇,更重要的是,無論選舉輸贏,對他都有利,進一步言,英派的肆意攻擊乃至不惜修改初選規則,將為賴清德準備後續再起的更多籌碼。其邏輯在於,如果賴清德最終因為英派的強勢主導,而不得不黯然退出,表面上看會讓他短暫受傷,但黨內分裂的結果就是讓賴清德充分形塑受害者的形象,而英派的慘勝將會讓蔡英文進一步失去勝選的正當性。

等到2020年開票結束,民進黨將勢必尋找戰犯,到時候黨內以及民進黨支持者可不會找早已落選的賴清德算帳,而只會讓蔡英文承擔敗選責任。而失去連任機會的蔡英文,不僅失去了行政掌控力,而且再也無法對民進黨施加影響力,英派自然更是被清算的對象,就算不是徹底退出民進黨權力核心,也會受到重創。

政黨輪替速度加快

在民進黨內部權力重組的大背景下,賴清德出掌黨機器也就成了水到渠成,更重要的是,賴清德由此也完美解決了未來4年的空窗期問題,到了2024年,再以黨主席身分正式參加總統大選,不僅擁有足夠的正當性,而且那個時候的參選條件也會遠比現在有利,加快推進政黨輪替速度的台灣政治環境,無疑將讓賴清德更早迎來挑戰大位的機遇。

面對這種局面,賴清德自然不會輕言退選,而且還可能心中期待英派加大暗黑手段的力度,因為這種作法愈出格,賴清德累積的反彈能量就愈大,而蔡英文敗選的機會也就愈大。

從這個角度看,英派看似通過龐大行政資源掌握了主導權,實際上也是在為己挖好陷阱,現在就等最後答案揭曉的時刻了。

(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民進黨 #賴清德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