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在瑞士日內瓦結束的世界衛生組織年會(WHA)做出革命性的決議,將中醫藥傳統醫療列入「國際疾病分類編碼(ICD)」,代表世衛組織認可中醫藥成為主流醫療體系,並在新修訂的ICD第11版本中,增列傳統醫療專章,專門記述中醫藥的醫療知識。

全球西醫界奉行的ICD第10版共有21章,從感染、寄生蟲,到身體各個器官病變,以迄發展中的腫瘤醫學,所有西醫依據這套編碼系統看診。簡單說,這是一套通行全球的醫學密碼,病患帶著ICD病歷,到全球各地的西醫醫療院所都能接手治療,無須原先看診醫師到場。

遺憾的是,ICD的疾病編碼完全不提中醫藥、傳統醫學,換言之,中醫師診斷、開的方子,沒有國際通行許可,只能在華人漢方傳統醫療診間被辨識。傳統中醫藥即使再博大精深,在WHA以往的認知,也只是江湖郎中,難登大雅之堂,長期西醫主導的國際醫療體系不屑與中醫藥的傳統醫療平起平坐。

甫結束的WHA年會終於有突破性的改變,承認姑不討論中醫藥的科學性與否,過去幾十、上百年,中醫藥照顧數以千萬計民眾的健康,既然世衛組織標榜照顧全人類健康,怎麼可以無視中醫藥傳統醫療的貢獻?當然應該納入WHO經營的全球醫療資訊溝通體系。

可以預見,ICD修訂頒行第11版後,在任何中醫診所看診的患者,拿著診斷書到全球任一國家的西醫診所,透過ICD新納入的中醫藥傳統醫學編碼,完全可以做接續治療。ICD的溝通平台,醫療有任何問題,都可透過共同語言獲得瞭解,尋求解方。

WHA的確是突破性的決議,組織發言人當時說,考慮的是有數千萬的傳統醫療照顧的患者,暫不必拘泥於傳統醫療的科學性,納入全球醫療體系後,大家有共同溝通語言,「讓傳統醫療與國際先進的醫學接軌」,這的確是人性的光輝,西醫領導人願意放下身段與草藥鋪子打交道。

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來中醫藥界的努力有目共睹。舉凡漢方科學化,或者經略醫學的前瞻,都是全人類的福祉,絕不是只針對華人。現況漢方醫學早已是全球醫療不明說的顯學,中醫藥自有其貢獻。

世衛大會發言人在做出中醫藥、傳統醫學納入主流醫學體系的談話特別值得省思,「這不是因此證實傳統醫學科學化的問題,而是就此讓傳統醫學與西方醫學接軌,讓中醫藥有機會接上西方主流研究體系,進入科學化的進程。」中醫學的發展從《黃帝內經》以來已經有幾千年的傳統,中醫藥的科學化在大陸早就有非常驚人的成就,不僅是學院派的漢方科學化研究,各地的筋絡醫學、針灸,甚至養生養氣等功法,早就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目前更是風靡全球的顯學,在世界各地無不與西方醫學受到同等尊重。

這對台灣來說當然也是突破,1995年健保上路以來,西醫主導的醫療體系完全以ICD當作溝通語言,中醫被視為江湖郎中,西醫英文處方沒有漢方中醫插足空間,幾十年來中醫的地位低下,直到近年大型醫院才設有中醫科。

不只中醫不受重視,麻煩的是攻擊未曾停止。例如傳統中醫藥很重視的野生動物用藥,犀牛角、虎骨……,都造成野生動物滅絕加速;WHA這次決議,不意外地引發全球西醫界抨擊中醫,認為會更加速瀕危野生動物的滅絕。真是這樣嗎?中國大陸相關部門必須拿出具體作為讓世界看,證明並不是如此。

這些年漢方科學化的努力,致力於漢方藥效的非傳統藥材配方,早就拿出科學的藥方,這是全球都周知的事。即便未納入ICD通用語言,但全球早已根據中醫藥界的處方,能夠理解不同醫療體系對疾病的不同解讀和治療技術,表面上不相通,但誰都理解溝通的必要。

WHA的決議,不意外引發西方醫藥界的另一強力抨擊,認為東方神祕的江湖郎中若納入主流醫學將會是大災難,中醫學界更應視為期許。中醫學以陰陽五行為理論基礎,將人體看作是精氣神的統一體,以望聞問切的方法探求病因,使用藥草、針灸、推拿、拔罐等治療手段,配合溫補清消的調養方法,使人體達到陰陽調和而治癒,有些理論配合中國傳統天人合一的哲學,超越西方人的思維,更有待兩岸的中醫學界向世界溝通。中國傳統醫學正可藉此機會脫胎換骨,以全新的、科學的面貌貢獻於世人。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