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命還剩7天,你會做什麼事?如何面對?劉屏從醫師口中得知自己得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後,開始認識這是什麼病,他翻譯出「不治,死得快;快治,應能好」的意思,並寫下《你只能活7天》,1個月後,不敵病魔離世。

以下摘錄文章內容:

今天才知道,為什麼醫生急著幫我轉診,而且幫我掛急診,就差沒有安排救護車接送。原來我這個病堪稱惡性重大,如果是在若干年前,平均剩下不到7天可活。難怪護理師不時到病房來量我的生命跡象,包括體溫、心跳、血壓、含氧量等。連半夜到黎明也要一量再量。

今天見了主治醫師,她說最好再等一天,看看更詳盡的骨髓穿刺報告(正式的書面報告明天出爐)。所以今天沒有化療,可能明天開始。

昨天給您報告的不盡正確。沒錯,我患的是一種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但更確切地說,中文是「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

醫生給了我一些資料,都是英文的。中文資料,我沒有找到多少。所以試著著翻譯一些重點如下。其來源有文字的,也有醫師口頭及在白板上說明的。

APL的成因是第15及第17對染色體易位,導致基因異常、突變,累積了大量未成熟的早幼粒細胞,妨害了正常細胞發育。就好像院子裡雜草叢生,好草的空間就被壓縮了。

像不像耶穌說的「麥子與稗子」的比喻?

這個病在1957年由挪威及法國醫生發現,當時致死率極高,存活天數的中位數不到一星期。所幸數十年後,情況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有一個研究顯示10年存活率在80%到90%之間。所以如果意譯,或可說「不治,死得快;快治,應能好」。

昨天,第一天,即開始服用各種藥品,並24小時掛點滴。為檢驗所需,兩天挨了不少針。今天有一針打在上臂內側靠近腋下之處,嚴格說來是個小手術,作用是安裝「周邊置入中心靜脈導管」,它很柔軟,有彈性,要留在體內一段時間,以注射藥物或輸血之用。

這個小手術之後後,手臂感覺輕微酸痛,傷口處有些滲血,但都屬正常,狀況幾天後就會消失。感謝上帝,也感謝弟兄姊妹。  劉屏 敬上 2019年5月1日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