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的戰情持續升高,牽動層面越來越廣,所帶來的影響愈益深遠莫測。美國與中國大陸是台灣貿易與產業關係最緊密的區域,所受衝擊極其巨大。正在進行中的總統初選,候選人理該針對貿易戰提出因應對策,以展現他的治國能力,作為選民抉擇的重要參考。

經營事業有成的郭台銘,當然不會錯過這個議題。他日前特別舉行記者會談論此事,另外也接受媒體採訪,補充他的意見。照理講,以郭台銘長期的企業經營歷練,以及自家產業受到貿易戰的嚴重衝擊程度,他應可提出一套有系統的因應對策。

然而,他的論述卻令人有期待落空之感。對於貿易戰的未來發展,他除了重述大家耳熟能詳的「進入全民的實體戰爭」、「形成史上第17個修昔底德陷阱」、「台灣不應捲入中美兩強的戰爭泥淖裡」之外,還做了大膽預言:世界經濟將會在數月、甚至數周內產生急遽變化,「比金融危機更大的海嘯即將來臨」。至於對策,他除了重複先前說過的「東進、西和、北接、南拓」空泛口號之外,並未提出具體方案。對於他的預言,官方與民間都認為他危言聳聽,卻又說不出海嘯是什麼型態,更未說出我們該如何預為籌謀。何況郭5月間才說中美貿易戰進入最後攤牌階段,時間不會拖太長,現在卻變成海嘯即將到來,我們究竟要相信他的哪一個預言呢?

其實,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郭台銘經營的鴻海集團受到重大衝擊,股價直直落,跌幅逾30%,未來其最大客戶蘋果及另一大客戶華為的訂單若持續減少,則所受影響更大。他公開向蔡英文總統喊話:「應該少花點時間在選舉,多花時間在當前所面臨的危機。」他的喊話立即招來蔡總統反擊,說已召開多次國安會議,並有多項對策。更有人反唇相譏,說郭董是否也應少花時間在選舉上,多花時間研究如何挽救鴻海的危機,否則,如果自家企業的危機都解決不了,如何有本事制訂一國化解危機的善策?

確實如此,當前中美貿易戰由於川普政府運用極限施壓的威猛手段對付中國,遠遠超出中方讓步的底線;美國更進一步發動科技冷戰,意圖對中國封殺科技出口與應用生態系統,甚至串連各國壓制中國大陸的科技龍頭企業。這種情況實為前所未有的重大變局,影響既深且遠,受到牽連的國家與企業如何逢凶化吉,確實是非常嚴峻的考驗。

在此烽火連天之際,郭台銘董事長積極投入選戰,是否因而耽誤鴻海集團的應變,屬於他自身的時間與精力分配問題,非他人所能置喙。我們關切的是,郭台銘的企業處在中美貿易戰與科技冷戰的風暴中心,美、中、台政府的作為與對策跟他所屬公司的應變措施息息相關,萬一他當上總統,如何能明確切割政府與企業之間的分際,完全避免利益迴避問題的糾纏?又如何避免受制於他的企業集中所在地政府可能的牽絆?他雖然說若有必要,幾個月就可把廠房遷出中國大陸,絕不會受其脅迫;又說,他當總統後增加的資產全部捐獻公益。

然而,在三方政府與企業的錯綜複雜關係中,任何應戰與權變的作為都是犬牙交錯,難以切割,以致於作為總統的角色和身為企業主要持股人的角色之間,根本是無法清楚區分與切割的。在承平時期或許問題不大,但值此貿易與科技戰全面進行之際,欲求公私兩不相涉,不啻緣木求魚。比如,他說要帶領台灣廠商去美國組產業鏈,而鴻海先前已在威斯康辛州投資布局,其間公私分際如何把持?在在都是問題。

我們絕不質疑郭董懷有在中美貿易與科技戰中運用總統職權從中牟利的意圖,但無論財產如何信託、如何安排接班人以及未來如何避免參與公司決策,都無法完全切割鴻海集團和國家最高決策者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在三方政府的決戰與應戰都將直接影響其企業利益的微妙關係中,郭董事長萬一成為郭總統,就會變成難分難解的棘手問題。我們奉勸郭董,報效國家之道很多,未必一定要掌握總統職權才能施展抱負;總統職權的行使也十分敏感而複雜,不僅牽絆錯綜,而且動輒得咎。郭董投入選戰已有2個月,對於自己是否適任總統大任,應已有深刻的體認。現在國民黨初選尚未登記,面對未來諸多於己、於國都很棘手的難題,可以靜心思慮是否一定非選不可。回頭是岸,懸崖勒馬焉知非福?

#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 #中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