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央行6月4日宣布官方現金利率從原本的1.5%調降一碼至歷史低點1.25%,為2016年8月以來首次降息,理由是澳洲經濟從今年初以來持續面臨下行壓力,外部的貿易不確定性更加重了對前景的擔憂,同一天公布的數據顯示,澳洲4月份零售銷售意外下滑,凸顯房地產市場疲弱的影響已逐漸波及經濟。澳洲央行降息的傾向早已有跡可尋,央行總裁洛威(Philip Lowe)2月政策態度從中性轉向寬鬆的立場,加上澳洲央行調降經濟成長和家庭支出預測,已經令降息預期大幅攀升,而5月初中美貿易談判意外卡關則使得澳洲央行不得不提前採取行動。

其實不只澳洲,紐西蘭央行稍早也在5月8日將基準利率調降一碼至歷史新低,理由同樣是受到全球經濟走緩及貿易戰不安因素影響,紐澳兩國央行還暗示不排除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性。

渣打集團投資研究隊認為,雖然大多經濟數據及外部環境對澳洲而言仍偏向負面,但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和澳洲國內房市下滑的影響,已經很大程度反應在目前澳幣的匯率當中;此外,我們也看到了一些穩定的跡象,如在5月的大選,執政的保守黨取得勝利後表示將擴大財政刺激措施,以抵消房市疲軟對消費者的影響。

預期澳洲央行今年至少還會有一次降息,而澳幣從2018年初以來長達18個月的下跌走勢也有助於改善澳洲自身貿易條件。短線上,預期澳幣兌美元在0.6750~0.6850之間有所支撐,上方的壓力區則可能落在0.71~0.72。

紐澳央行的這股降息風也吹向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在6月4日公開演講時表示:「將採取適當措施維持經濟擴張,同時正在密切監控貿易情勢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影響,嚴肅對待通膨預期下行的風險」,暗示對必要時降息持開放的態度;除此之外,一向偏鴿派立場的聯準會聖路易斯分行行長布拉德(James Bullard)稍早時也表示:「美國可能很快就需要降息」。

聯準會官員的表態令金融市場的降息預期顯著升高,根據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利率期貨隱含聯準會升/降息機率顯示,預期7月份降息的機率超過5成,市場預期年底前聯準會至少降息一碼的機率高達九成以上。

近期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最低觸及2%,而通常緊貼著基準利率走勢的2年期公債殖利率跌破2%整數關卡,最低來到1.8%,對比目前聯邦基準利率2.25~2.5%來看,聯準會在6月18~19日FOMC利率會議中,如何回應市場的降息預期,將會對美元以及全球外匯市場走勢產生重要的影響。

渣打集團投資研究團隊認為,中美貿易緊張局勢重新爆發,以及美國在全球貿易多線開打已經使得自身的經濟成長出現疑慮(例如領先指標: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持續下滑),美國減稅對經濟的刺激效果遞減,也令投資者趨於謹慎。

近期美國公債殖利率走低,與其它國家利差縮小使得美元利差優勢不再(見圖),上行趨勢接近尾聲;不過,與國際貿易戰火有關的避險需求,以及現階段美國較高的絕對收益率,支持美元不太可能大幅走低,這意味著美元指數短中期內仍將保持區間波動。

雖然貿易緊張局勢升溫,但我們仍預期未來12個月全球成長可能是溫和放緩,而非陷入衰退。貿易不確定因素可能還會持續好幾個月,但是從年初以來美國經濟基本面持穩,而且中國可能會繼續放寬財政和貨幣政策來支持經濟成長。與此同時,國際原油價格回落,使得通膨仍低於全球央行目標,這會使得全球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持續保持寬鬆。

#經濟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