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美國對中國大陸加徵關稅,中國大陸亦以關稅反制,在貿易爭端遲未平息的狀態下,亞洲新興國家逐漸成熟的產業環境以及極具競爭力的勞動成本,成為原本設點於中國大陸的廠商轉移產線之目標。從數據上來看,越南2019年1~5月對美國出口達226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大幅成長28%;2019年第一季柬埔寨對美國出口達11.2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成長24%,新興亞洲國家顯然成為貿易爭端的受益方。

自然資源充沛、貿易活動發達的東南亞及南亞地區,自政治情勢漸穩的80年代後便開始快速成長。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預測,亞洲開發中國家2019~2024年平均經濟成長率6.2%,遠高於全球經濟成長率的3.6%。為使我台商不致在亞洲新興國家快速成長的舞台上缺席,政府自90年代便開始陸續推動南向政策,目前目標鎖定東協十國及南亞六國。金管會響應政府新南向政策,亦鼓勵我國銀行業者前往設立據點,除了期許國銀協助當地台商充實營運資金以及處理貿易融通金流,也期待國銀在中小企業蓬勃發展、資金需求有增無減的亞洲開發中地區大展身手,創造另一番氣象。然而部分亞洲新興國家因為會計制度、徵信制度或公司治理尚未完善,嚴峻的銀行逾放壞帳成為當地政府所面臨的難題,也威脅著當地金融業的穩定。

公營銀行在印度的市占率接近八成,早年積極從事放款以向政府展示績效,並配合政策進行放款,許多來自基礎建設與鋼鐵業的貸款違約導致逾放偏高。2019年3月印度整體銀行逾放率為10.3%,央行預期2019年可能揚升至12.2%。印度政府除了挹注資金協助銀行處理不良資產,亦祭出多項改善措施,包括:建構大型企業的辨識碼,避免單一資產遭重複抵押貸款;成立專責機構規劃整併體質欠佳的公營銀行;計畫以調降風險權重的方式鼓勵銀行將違約大戶送交法院進行破產等。

國際信評機構惠譽於2018年5月調高越南主權信用評等,但指出越南銀行業體質尚待改善。2012年至今,越南政府成立的資產管理公司已協助銀行處理907.3兆越盾(約388億美元)的不良資產,儘管越南官方公布的銀行逾放率皆維持在2.5%左右,然而為了管控逾放,央行近年限制銀行放貸成長幅度;將存款可用在中長期貸款的比例,從六成縮減至四成;修法禁止銀行購買以重組貸款為目的的公司債,多項政策顯示越南央行對整頓銀行逾放所進行的努力。

根據菲律賓央行統計,銀行業整體逾放率不到2%,然2017年持有銀行帳戶的成年人僅占22.6%,且因欠缺身分辨識系統徵信困難,重複借貸甚至改名換姓規避債務等事屢見不鮮,銀行業也難以拓展信貸業務,一直到2018年8月,菲律賓正式立法啟用身分辨識系統PhilSys,未來仍須好一段時日才能將國內為數1億以上的國民建置完成,協助銀行進行徵信業務。

正值起飛期的亞洲新興諸國擁有充沛的成長動能,然而部分國家因為制度未臻健全導致銀行逾放問題浮上檯面。抑止逾放蔓延並維持金融體系的穩定是各國央行刻不容緩的任務,然而透過銀行提供企業營運資金以持續推動經濟發展也是各國政府的重要目標,如何拿捏信貸成長的幅度,在兼顧金融穩定的情況下促進經濟成長,乃各國管理當局最關心的課題。

此外,人口與企業的辨識管理是建置徵信系統的基礎,會計監理與公司治理機制也需要持續的教育與培訓,種種過程都需要時間漸次累積以收成效。基於新南向政策互助互惠的基本精神,國銀近期除了積極尋找拓點機會,亦參與當地建設聯貸,持續透過非官方交流協助新南向目標國家整備金融體系。除了美中貿易爭端所帶來的轉單效應,極具未來潛力的亞洲新興國家仍是不容錯過的市場。

#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