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為保駕護航蔡英文,初選時間一延再延,規則大幅修改,讓賴清德盡失銳氣後,蔡英文終於和賴清德同場發表政見。這場遲到的初選政見會已淪為過場,兩位候選人從頭到尾舊調重彈,毫無新意,從申論、回答到結論既未超出個人以往的言論,也未超出民進黨執政以來的政策與論述。或許是因初選採全民調,需要爭取不同立場所有民眾的支持,所以兩人的論述都向中間靠攏,不走偏鋒,不刺激對立,以中庸之道為立論主軸。

一個領導執政3年、期中選舉遭選民背棄的總統,在政見會中不僅沒有反思過往執政之非,承諾第2任有何更張,也未提出任何新的願景,相反地,她對於3年多來的「績效」志得意滿,揚言再執政4年,就可以歡喜收割成果,國家將可脫胎換骨。至於去年地方公職選舉何以遭遇重挫?唯一的檢討是民眾對政策推動的價值理解不夠,一再重複要捍衛民進黨的「執政價值」。這樣說來,豈非天下本無事,選民自擾之?連任有厚望,清德自煩之?

賴清德的表現同樣不堪。他不顧慣例起而向現任總統挑戰,總該細數蔡英文總統的不是,以及政策有何錯誤?領導有何偏誤?大政方針應如何改弦更張?自己有何不同的新政策、新作風可取而代之?但賴清德從登記參選到政見發表會,除了一再重複「基層的焦慮」,唯恐民進黨失去執政權之外,並未說出任何非取代蔡英文參選不可的理由,參選的正當性難獲得眾多選民認同。

從這場政見會可以預見,如果蔡英文勝出代表民進黨參選,萬一連任,她不僅不會調整大政方針,也不會調整領導作風,反而會因為獲得民眾支持而連任,將變本加厲執行既定路線和既有政策,包括:加大力度推進親美、拉日、反中;繼續清算國民黨;增修反制中國大陸的法律與政策,並大幅度加速推動;假借「國家安全網」之名,限縮人民自由權的各項立法逐一制訂施行;毫無實績的「5+2」產業政策、前瞻計畫、新南向政策持續不變;繼續搶奪國家資源與政府職位且用人唯親。即使賴清德取而代之且僥倖獲勝,成為民進黨繼續執政的新領導人,所能帶來的改變,頂多只是賴人馬占領更多政府和國營事業、政府出資基金會的位子,其他方面不會展現新猷。

賴清德對於蔡英文領導之下的民進黨政府不會沒有意見,只是他為了表現風度,對於蔡英文刻意不否定、不傷害。純就個人「私德」而言,賴表現的風度是值得讚譽的,但競爭總統大位,關係國家的發展大計與人民切身福祉,理應對於國家大政興革之處說清楚講明白,讓人民清晰思辨之後做出明智抉擇,這是總統參選人該有的「公德」。賴清德將私德凌駕於公德之上,顯然又是「畫錯重點」,如同他先前將參選的政見設定為「務實的台獨工作」和「特赦陳水扁」,完全搞錯方向,令人難以苟同。

相較於蔡英文,賴清德在政策與領導風格上並未展現優勢,連有何相異之處也未讓人清晰可辨。他取得參選正當性的唯一價值,在於「蔡英文會輸掉民進黨執政權」。然而,他不但未能展現同樣由民進黨執政可有不同政治路線選擇的可能,也未提出任何新的價值抉擇機會,甚至對於蔡英文的政治性格與領導能力毫未置喙。這樣如何能帶給選民新的期待?

去年民進黨在九合一大選的慘敗教訓,原本就是對蔡英文領導執政的不信任投票結果,彰顯其治國能力有大問題,賴清德是當時的行政院,固然難辭其咎,但是真正的問題出在哪裡?是蔡英文規畫的政策有問題,還是她的領導能力不足?賴清德卻不跟民眾講清楚說明白,一路避重就輕,結果竟連自己原先的優勢民調被拉到與蔡英文互有輸贏,平分秋色。在民意正當性明顯不足的情況下,縱使最後贏得初選民調獲得提名,也將被選民視為換湯不換藥,不如換黨做做看。

或許他期待的是,蔡英文贏得初選而輸掉大選,到時蔡英文一定會被民進黨淘汰出局,屆時賴清德就有機會掌握黨機器,再謀求黨和個人的東山再起。但是,這樣的民進黨,還能寄予新的期待嗎?

#賴清德 #蔡英文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