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摩擦,造成經濟成長放緩,香港尖沙嘴一家珠寶店打出五折優惠的招牌攬客。 (中新社)
中美貿易摩擦,造成經濟成長放緩,香港尖沙嘴一家珠寶店打出五折優惠的招牌攬客。 (中新社)
雅典西南約70公里的壟林斯古城中的阿波羅神廟遺址,壟林斯曾經是古希臘最強盛的城邦之一。(新華社)
雅典西南約70公里的壟林斯古城中的阿波羅神廟遺址,壟林斯曾經是古希臘最強盛的城邦之一。(新華社)

在中美自貿易戰打到科技戰的關鍵時刻,外界擔心雙方是否陷入學者所提的「修昔底德陷阱」,提出這項概念的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首任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根據他回顧過去500年,16個大國崛起威脅原本主導國地位的案例,有10個崛起強權最終變成主導強權,只有6例是既有主導強權壓下崛起強權。

修昔底德是古希臘歷史學家、思想家,以《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傳世,記述公元前5世紀斯巴達和雅典之間的戰爭;艾利森以史為鑑,在2015年的《大西洋月刊》發表《修昔底德陷阱:美國和中國正在走向戰爭嗎?》;2017年出版《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書。

崛起國威脅 必釀衝突

艾利森指出,自己在哈佛大學領導的「修昔底德陷阱項目」,回顧過去500年歷史,發現16個案例,是一個大國崛起、攪亂另一個主導國地位;其中12個案例以戰爭收尾,只有4個得以倖免。倖免於戰爭的4個案例,則只是因為挑戰者和被挑戰者,都在行動和態度上作出了巨大且痛苦的調整。

他認為,在不考慮動機時,當一個崛起國威脅取代現有守成國時,由此產生的結構性壓力就會導致衝突,無一例外。

以斯巴達與雅典為例,斯巴達在希臘地區長期主導;公元前5世紀,雅典經歷經濟、軍事、文化等方面復興,斯巴達與雅典在政治和文化觀念上具有鮮明反差。斯巴達是君主制和寡頭制的混合體,尚武、保守;雅典則崇尚創新,篤信自己在推動人類的進步。

守成國恐懼 導致誤判

在雙方城邦陷入「第一次伯羅奔尼撒戰爭」衝突後,公元前446年雙方簽訂了《三十年合約》,同意透過談判而非戰爭解決衝突。但該合約並未解決引起關係緊張的原因,只是將這些根源性問題暫時擱置。最後,雅典與斯巴達持續30年的血戰,將希臘文化的黃金時代帶到了盡頭。

艾利森認為,修昔底德找到了導致戰爭的三大主因:利益、恐懼、榮譽;其中,守成國的恐懼常常催生錯誤的認知;崛起國的自信則會激發不切實際的期望。榮譽包括國家的自我意識、應得的承認、尊重和國家自豪感。

強硬相對 具有毀滅性

至於「崛起國症候群」則意味著,崛起國自我意識不斷增強,要求增加自己的利益,獲得更大的承認和尊重;「守成國症候群」則指,既有大國面臨衰落的威脅,恐懼感和不安全感不斷放大。

艾利森指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可怕之處在於,雙方越來越相信如果不對對方強硬,其結果就是既丟面子又具有毀滅性。因此,儘管雅典和斯巴達偉大的政治家和智者們都警告說,戰爭意味著災難,但權力平衡的變化,卻使得雙方都認為,暴力是傷害最小的選擇。

小靈通 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使得戰爭變得不可避免。古希臘史學家修昔底德闡述公元前5世紀雅典與斯巴達戰爭這段歷史、美國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則提出相關概念,並擔心中美關係可能正在面對這一階段。 (潘維庭)

#主導 #艾利森 #修昔底德陷阱 #雅典 #修昔底德 #戰爭 #威脅 #強權 #斯巴達 #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