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韓國瑜主張,以發財外交取代民進黨政府的凱子外交,以外交結合經貿為全民創造利益。發財外交設想甚能接地氣,若要付諸實行,得要先取得兩岸互信,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的貫徹落實應是重要立足點。其實,國民黨無論提名何人參選總統,黨智庫都應該提出ECFA的新論述,倡議兩岸經濟融合新願景;這也是國民黨重返執政的重要籌碼。

經驗顯示,兩岸ECFA既能促進兩岸經濟互利共享,亦可助益台灣的經貿外交;後一效應的標誌性表現,是馬政府時期,由於兩岸雙方按部就班協商及完成ECFA主文本簽署,彼此取得經貿互信,所以我方得以和新加坡、紐西蘭兩國,分別簽署帶有FTA《自由貿易協定》屬性的經合協議,是我經貿外交重要成果。

包括韓國瑜在內,國民黨有意參加2020總統大選的幾位要角,皆期盼台灣能參與國際經濟合作、爭取全球商機。相信他們也都明白,如此願望,必須以交流合作的兩岸關係為立足點,才能實現。

可惜,代表兩岸經貿互信的ECFA,相關建構「工程」在馬政府時期只完成了一部分,至2016年蔡政府接手執政後,即全面停止推動。此因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致大陸中止兩岸官方聯繫,連ECFA後續的兩岸經貿協商亦告停止。蔡政府並未積極爭取恢復這項協商,形同放任不管,亦不願肯定ECFA對台灣經濟的正面價值。

而在ECFA後續協議中,兩岸貨品貿易協議,在馬政府時期兩岸雙方本已談到「最後一里路」,蔡政府上台後,兩岸政治互信不足,因而擱置,殊為可惜。至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雖早已簽署,但民進黨占多數的本屆立法院並未加以審議,致該協議等於被凍結,不知何時才能通過立法程序、正式生效。

蔡政府上台以來,對ECFA及其後續協議的冷淡態度,使兩岸經貿互信蕩然無存,彼此之間少了經貿這項潤滑劑,官方對立關係不斷升高。難怪近年台灣參與國際經合的難度顯著上升。譬如,蔡總統就職時,宣稱要加入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其中,RCEP是東協10國出面推動,連結中國大陸等6個經濟體,大陸在其中的影響力甚大,自不會給蔡政府「搭便車」機會。因此,台灣迄今和RCEP完全搭不上線,加入該組織之事亦成了空談。

至於TPP,美國退出後,轉型為日本主導的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共同進步協定》,因中國大陸未參加,台灣曾多次和日本談及加入之事,日方亦有過正面回應;但後來公投否決開放日本核食入台,另一方面,日本正積極改善對陸關係,日方對台灣加入CPTPP一事,態度已轉為冷淡,未來台灣能否如願,將是個大大的問號。

換言之,蔡總統當初開出的加入RCEP、TPP(CPTPP)這兩張支票,很可能全部跳票,可見台灣洽簽貿易協定、參與國際經合組織難度之高。

這種困局,明年初大選後,可望全盤改觀,若由認同九二共識的國民黨重返執政,可望很快就可以和陸方恢復制度性經貿協商,重建兩岸經貿互信;其中,兩岸ECFA建構的恢復推動,將是關鍵指標。而在這個基礎上,陸方將重新給予台灣參與國際經合空間,屆時包括上述「發財外交」概念,都會有落實機會。

事實上,國民黨無論提名何人參選2020總統,智庫都有必要儘早完成ECFA新論述,給選民帶來新願景;這會是國民黨籍候選人政見的重要參據,也是該黨未來得以重返執政後的兩岸經貿政策藍本。新論述當然須表明,要爭取盡速完成兩岸貨貿協議協商及簽署,早日實現兩岸大幅度互免關稅;其中,對大陸農產品進口是否仍維持一定程度管制,如放鬆管制如何補償農民?有必要說清楚,讓農民心裡有譜。

至於《兩岸服貿協議》應如何處理,則是另一個論述重點。該協議曾引發「太陽花學運」,非常敏感,將來若照原文本通過實行,難免引起社會爭議。國民黨不妨表明,將爭取與陸方重談服貿協議。何況服貿協議簽署已久,當時大陸特別對台開放項目,至今已有不少已對全球開放,對台灣而言已無特殊優惠,列在服貿協議實不合時宜;服貿協議內容宜作必要增刪後,重新送立法院審議,才是務實的作法。

#協議 #互信 #國民黨 #經貿 #台灣 #簽署 #蔡政府 #政府 #外交 #EC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