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打至今,完全沒有退燒的跡象,各種有關地緣政治、貿易及產業鏈的分析繁不勝數,但我一直覺得夾在兩隻大象中,最為難的其實是那些已經全球化布局的跨國企業與涉足資本市場的投資人。年初以來,全球股市起起伏伏如驚弓之鳥,不少投資人開始擔憂「十年魔咒」的金融風暴會不會再來?已經在美國上市的大陸企業將何去何從?依仗大陸供應鏈的美國企業又會如何因應?金融系統可能如何重整?美國公債的最大債主中國會不會蠢動?這些都是誰也看不清楚,卻是誰也不敢忽視的全球金融迷霧所在。

讓我們先從兩國企業的角度開始,《經濟學人》很有意思,它在6月初的雜誌序論以One thousand and one sleepless nights(一千零一個不眠夜)諷刺了中美摩擦中最尷尬的阿里巴巴一把。確實,如果你想了解美國和大陸之間日漸冷卻的關係將如何改變全球商業,那麼阿里巴巴是一個最好的標的,因為這個企業雖在美國上市,卻是一家位在杭州,而且9成收入來自大陸的純中國企業。中、美對峙以來,市場上傳言它準備改在香港上市,大家解讀這就是大陸企業正在購買保險以降低對西方金融依賴的一個表徵。事實上美國對大陸企業確實已不像以前那麼友好了,而且掛牌美國會讓這些大陸企業面臨著忠誠表態的尷尬。但就像《經濟學人》在另外一篇文章提及的Far from home(離家還遠),想要回家恐怕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

不能否認,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從關稅擴展到包括合法引渡、創業投資和全球美元支付系統。這很容易可以看出一個美國的上市可以如何的變成一個被攻擊的弱點。例如,如果大陸抵制Apple公司或Boeing公司,美國就可以通過暫停大陸企業在美國股票的交易來讓其資金的募集被迫停止,但即使情況不致惡化至此,也足以讓Apple老闆Tim Cook最引以為豪的供應鏈戰略被折騰得不上不下了,誰能料到當年讓Tim Cook賴以成名的押注於中國,現在竟會成為他每天最擔心的一個風險錯估?雖然紐約的金融中心地位短期之內仍然難以撼動,但其背後更大的隱含意義則是隨著貿易戰的爆發,本就極其複雜的全球金融系統和商業網絡正在進行重整。

另外,今年3月大陸在市場上出售了價值200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債券,這引起了很多人的疑慮,擔心大陸會不會藉由拋售手上高達1.1兆美元的美國公債來反擊川普?但國債可不是一般的證券。我覺得大陸不會,也不至於這樣做,認真說起來大陸持有的公債數量只占美國全部公債22兆美元的5%,其實影響很有限。而美國在全球金融領域的霸權地位反而會因為反作用力,讓美國公債在經濟不確定時期更有避險吸引力。

相反地,如果大陸將它們賣掉並將資金兌換成人民幣,人民幣匯率不但將被迫上升,還會損害已經陷入困境的出口產業,更不要說賣掉美國公債的資金還得另覓安全資產存放,而現在這個世界,你還真不容易找到一個能夠替代美國公債的安全資產。

總而言之,即使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企業,比如阿里巴巴及Apple都在想方設法找出新的應對方案。今年以來的股票市場早已在跌宕起伏中告訴我們市場的迷霧注定難以散去,而美國公債市場短期之內仍將扮演避險資金的最佳避風港。目前看來美國在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仍然無懈可擊,真正最麻煩的將是美國和大陸現在活像兩個亂了腳步的小孩。大陸希望通過自己成為霸權來逼使美國學會尊重自己,但沒有更開放的市場及更透明的金融監理,其實很難擁有正當性去爭取金融權杖。而美國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充滿保護主義的欺凌者只會讓自己成為被人討厭的壞警察。不管如何,所有的這一切都已經與2011年Tim Cook剛剛接手Apple或2014年馬雲在紐約證交所敲鐘時完全不一樣了,現在所有在金融市場上能被看見的不確定因素,短期之內都將甩也甩不開地令人鬱悶不已。(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美國 #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