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旅客11日在新疆辦理出境手續。(新華社)
吉爾吉斯旅客11日在新疆辦理出境手續。(新華社)
5月24日,吉爾吉斯賈拉拉巴德第二特大橋架梁。(新華社)
5月24日,吉爾吉斯賈拉拉巴德第二特大橋架梁。(新華社)
5月24日在吉爾吉斯賈拉拉巴德拍攝的北南第二條公路建設工程現場。(新華社)
5月24日在吉爾吉斯賈拉拉巴德拍攝的北南第二條公路建設工程現場。(新華社)
吉爾吉斯共和國
吉爾吉斯共和國

「雄鷹都飛不過去的雪山,是世界的盡頭。」對於生活在吉爾吉斯(吉爾吉斯共和國)賈拉拉巴德州的農民薩爾庫拉科夫來說,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舉目所及,可能就是他主要生活的世界。

吉爾吉斯是內陸國家,山脈幾乎橫亙整個國土。從薩爾庫拉科夫家望去,遠處是納倫河和終年不化的雪山,近處是有牛羊在自由奔跑的草原,初到這裡的外人眼中,這是一幅怡人的風景畫。但對於薩爾庫拉科夫和許多生活在這片山區的人們來說,周圍有著難以逾越的天塹。吉爾吉斯首都比斯凱克和南部的賈拉拉巴德、奧什是這個地形狹長國家的重要經濟區,但公路年久失修,物流不暢,阻礙當地經濟發展。

兩個月不見人煙

在中國進出口銀行優惠貸款幫助下,吉爾吉斯展開北南第二條公路建設專案。中國路橋工程有限公司取得一、二期工程的建設權,從2014年開始陸續承建超過250公里的北南公路專案。

「修路人這一生可能註定走不了平坦的好路。在二期專案中,有81公里處於高山無人區,沒有可以利用的舊道、便道。」中國路橋吉爾吉斯北南公路二期六標專案經理蔡煜說,在開始勘測的時候,馬都上不去,大家只能趕著幾頭驢,背上乾糧紮到深山,沒有手機訊號,一兩個月不見人煙。

相對於無人區的寂寞,惡劣的地質條件更考驗著施工人員。根據設計,北南公路大部分工程都是沿著奔騰的納倫河修建,為了日後水利工程考慮,許多路段設計在半山腰上。納倫河口附近就是一處施工難點,2期8標專案經理張海說:「你看這些巨石一片一片壓在一起,但大水來就軟了,很危險。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是從山頂吊著安全繩到半山腰施工……」。

當地百姓走出來

幾年下來,中國路橋工作人員克服地震帶、高寒、岩體整體性差等不利因素,在崇山峻嶺間將公路鑿出來。如今,北南公路修到薩爾庫拉科夫家門口,他也在農忙之餘成了中國路橋的一名司機。一些當地百姓迫不及待趕著小車,到賈拉拉巴德等大城市做起小買賣,這條公路被當地百姓親切地稱為「中國路」。賈拉拉巴德州托古茲托羅區行政長官科若紹夫說,「中國路」已經為生活在這裡的百姓打開一扇大門。

84歲的吉爾吉斯道路交通部下屬勘察設計院副院長阿利別加施維利說,吉爾吉斯需要一條這樣的路。「它不僅能連接北部和南部經濟區,更可以成為對接中國、塔吉克、哈薩克和俄羅斯的通道,成為推動吉國經濟發展的動力,這對我們國家太重要了。」

#公路 #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