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5日訪問俄羅斯,展開3天國是訪問,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丁,並出席在聖彼得堡舉行的第23屆國際經濟論壇。訪問期間,習近平與普丁互稱對方好友,互動熱烈,氣氛融洽。不過,雙方仍各有盤算,習近平希望聯俄制美,普丁更想走獨立自主外交路線。兩國成為真正戰略夥伴關係,仍需水磨工夫,始能水到渠成。

習近平自2013年就任大陸國家主席以來,與普丁會晤超過30次。習近平第一次出訪就是到俄羅斯,並廣泛建立兩國在能源、農業、交通等重大基礎建設上的合作關係。兩人5日舉行峰會,決定將兩國關係提升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會後雙方簽署「關於推動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邁入新時代和加強現代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此外還簽署了30多項包括經濟、投資、工業和教育領域的政府合作文件與商業協議,其中包括被美國視為安全威脅的中國電訊巨頭華為與俄羅斯電信公司MTS達成5G的協議。

習近平出訪前曾接受俄國媒體聯訪,強調去年中俄雙邊貿易額突破1千億美元,創歷史新高,兩國政府將採取更積極措施,爭取提升雙邊貿易額,推動雙邊貿易高質量發展。普丁4月曾訪問北京,支持與中國大陸聯手建設「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這次趁習近平訪俄,兩人再次深談,普丁透露,兩人一直談到莫斯科午夜,在中國已經是早晨了,顯見兩人之間的友誼,兩國之間也有大量議題值得討論。

儘管如此,從兩位領導人言行觀之,中俄兩國之間許多問題的解決,涉及兩位領導人之間的心態與思維方式。首先,習近平訪俄正值中美貿易戰交惡,前來莫斯科取暖,普丁自然心知肚明,卻必須故做姿態,表示俄羅斯並非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國家,擺出高姿態才可以得到更多東西。

其次,中俄兩國固然在貿易、經濟、能源、軍事交易、太空研究、北極開發等領域有共同利益,但雙方也有很多利益衝突與矛盾之處。以北極開發為例,符合中方利益未必就符合俄方利益。習近平強調,他此次訪俄,北極航道將成為合作重點。去年年初,中國大陸公布「冰上絲綢之路」,準備開發穿越北極圈海運通道,未來連接北美、東亞和西歐3大經濟區域,俄國卻有自己的戰略目標。

美俄兩國在爭奪北極圈資源上競爭激烈,面對中國加入戰局,情勢更複雜。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訪問芬蘭出席「北極理事會」外長會議時,曾公開抨擊中國不應自稱「近北極國家」在該區擾亂一池春水。中國加入北極圈戰局,可能不利於俄美兩國改善關係。

第三、俄羅斯雖同意與中國簽署「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但雙方並未水乳交融。這從俄羅斯出售給中國的潛艦與戰機可以看出,賣給中國的永遠比賣給越南與印度的要低一個檔次。

第四,俄中關係雖有提升,但仍爾虞我詐,相互防範,例如,俄羅斯電信公司MTS與華為簽約合作,卻表明華為並非唯一合作對象,明示俄國不會只與華為合作,以免未來受制於一家公司。

第五、中俄兩國也是一種新型大國關係,但中俄新型大國關係與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迥然不同。習近平想要與美國發展新型大國關係的目的,主要是想避免淪入大國政治的悲劇;他想要與俄羅斯發展新型大國關係的目的,則是聯俄制美。中國與美國發展新型大國關係努力失敗後,習近平退而求其次,轉而與俄羅斯發展新型大國關係,但普丁並不熱衷。在問及俄中美三邊關係時,普丁表示,他就像1隻猴子坐山觀虎鬥,這應該是他不經意的表達,卻反映了真正的心態。

第六,俄中兩國從冷戰初期的主從關係,轉為冷戰中期的敵對關係,後來美中更聯手制蘇,導致蘇聯崩解。及至後冷戰時期,中俄兩國才開始改善關係。雙方要從目前薄弱的基礎開始發展出戰略夥伴關係,自非一朝一夕所能竟全功,而需要長期的耕耘與培養。

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兩國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但仍需以誠相待,以互利互惠作為交往基礎,以對等與相互尊重作為原則,始能發展可長可久、經得起考驗的新型大國與戰略夥伴關係。

#中俄 #習近平 #普丁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