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時一年多的中美貿易戰,今年5月初在看似即將達成協議之際,出現了難以調和的矛盾。目前雙方劍拔弩張,互不示弱,但其中也不乏「鬥而不破」的轉圜跡象。從過去雙方互動所透露的訊息看來,這場以貿易戰為名的摩擦只是表象,更深層的意涵是美國體認到「修昔底德陷阱」的威脅。美國這個現存大國已感受到新崛起的中國的挑戰,且必須著手回應。

鬥而不破轉圜跡象

此種威脅感是長期累積出來的,形成的因素是大陸利用全球化的機遇壯大實力,卻沒有在國家體制及治理方面與西方主流社會逐漸趨同。不論川普是否當政,這項抑制中國發展的戰略思維已成為美國兩黨的戰略共識,政策的差別只是在於抑制方式及實施力道而已。對中國大陸而言,如何在市場准入加大開放,遵循國際經濟競爭規則(避免強制技術轉讓、保護智財權等),避免國家產業政策造成的競爭非中性弊病等方面加以因應,將影響美國未來的戰略決策。

如果大陸當局在上述方面作較大幅度的轉型,不但美國「抑中」政策會放緩,大陸多年難以推動的深水區改革也將出現大幅進展,再次形成「倒逼改革」的奇蹟,不過從大陸當局直接及間接的表態看來,堅持「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原則不會改變,美中戰略對抗應該是一個不會改變的長期趨勢。

此種戰略對抗趨勢雖不致改變,但趨勢是一種慢變量,短期之內不會出現劇烈的變遷,但美中貿易戰的短期波動仍將不斷,主要是川普總統正處於準備競選連任期,一方面要對中表示強硬以彰顯魄力,另一方面也要因應金融與經濟的波動避免利益團體反彈,政策推動範圍與力度必定變化頻繁。中方基於維穩考量,戰略目標是避戰,策略是強調貿易戰沒有贏家,同時表示不怕打,企圖發揮以戰止戰的效果。從最近大陸發動民間反美輿論,並由官方發表基本立場的白皮書,配合習近平視察稀土企業的政治信號,美方強硬的談判已有所軟化,顯示此一策略初顯成效。

美中貿易不平衡的原因是美國企業為了提高國際競爭力把生產流程轉到大陸的結果。現在大陸對美國的大部分出口,基本上是跨國企業國際分工所致。川普發動貿易戰,固然想讓製造業回流美國,但從國際分工現實而論,顯然是勞而寡效。美中貿易戰的重點應是中方在國際貿易的投資、技術研發及市場准入不符合現有的國際規則,大陸想藉多買美國的飛機、大豆和天然氣,只是迎合川普的選戰策略,對美中戰略矛盾的紓解關係不大。

回流美國勞而寡效

在關稅戰的過程中,美國對大陸的貿易逆差不減反增,即便大陸願意動員國家力量全力採購,扭曲市場的政策效果也將有限。因此,美方也逐漸將談判重點向體制轉型方向轉變;大陸內部也有接受倒逼改革的建議,但最後底線還是堅持國家管制體制,甚至不惜以戰逼和。因此,美中貿易戰的短期波動將受美中雙方國內政經形勢的制約,長期戰略競爭趨勢將亦升難緩。

在中美這場戰略博弈中,美國的底氣是戰略與政策穩定性,維護美國利益的設想,不會因政權輪替而消亡;而中共的底氣是國家機器整合與調整產生的即刻效應,以及不可忽視的黨的意志力,但長期也可能出現人亡政息的問題。(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特約研究員)

#川普 #美國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