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從91年2月開始新上市上櫃公司設置獨立董事,96年1月1日起正式引進獨立董事制度,根據公司規模、業務性質逐步推動實施,自106年起全體上市櫃公司全面設置獨立董事後,獨董、監察人併存現象,也將於108年下半年起任期屆滿後改選,到111年我國將全面實施單軌制的獨立董事制度,由獨董所組成的審計委員會取代監察人,與國際上主流趨勢相符合,即公司治理優秀國家多以董事會至少有三位以上獨董、及獨董佔董事會1/3以上席次。

引進獨董制度17年,議題不斷,現上市公司一有弊案,就有人質疑獨董功能不彰或緬懷監察人的稽核監督功能,但我國上市櫃公司有將近六成為家族型企業,很難避免「近親監察」的疑慮,且監察人也難以適應當前公司治理的盡責要求,相對地獨董的角色與職責也備受關注,由於獨董人數持續增加,已產生質的變化。

第一、「親友酬庸型」轉型為「專業功能型」獨董。剛引進獨董制度時,許多上市櫃公司為遵守法規,有聘請鄰居或國中、小學同學,或者外界有疑慮不具專業的知名人士充當門面或酬庸,等到獨董進到董事會對公司產生化學變化後,才發現獨董確實能補強公司的不足,發揮功能,於是控制股東的心態變了,董事會開始走向專業、功能取向,上市櫃公司開始尋找風評良好、兼具專業知識和豐富歷練的菁英擔任獨董,希望對公司策略發展或營運布局有所助益,這是聘用獨董心態上的轉變。

第二、「專業」獨董的資歷難以考試評估。雖證交法規定獨立董事僅須具備「專業性」和「獨立性」兩要件,但「公司治理實務守則」規範,董事會的成員尚須具備營運判斷能力、會計及財務分析能力、產業知識、國際市場觀、領導決策能力等才能,然除了大型企業的CEO以外,一般獨董不太兼具這些專業素養,董事會須透過多元、專業的獨董才能補強。

有人主張獨董要證照考試來篩選,筆者認為獨董所需具備的專業知識和實務歷練,恐非考試制度所得測試或評價,試想美國Apple的CEO庫克Tim Cook擔任運動品牌大廠Nike的獨立董事,在我國法規下,Tim Cook既非大學教授,也不是律師、會計師,若是Tim Cook必須經過考試取得證照才能擔任Nike的獨董恐會引起爭議,值得深思。

第三、獨董在董事會的角色轉換。2016年,美國P2P最大的網路貸款公司Lending club稽核發現董事長涉及內線交易,就由獨董代理董事長職務。2018年,Qualcomm高通宣佈撤換執行董事長Paul Jacobs,董事會推舉獨立董事Jeffrey Henderson擔任「非執行」董事長。

2018年UBER企業形象因性別歧視、侵犯用戶隱私、不善待司機等大受打擊,採取一連串改革措施,任用獨董Ronald Sugar為「獨立董事長」,國內企業也有獨董辭職後擔任董事長案例,尤其是家族企業經營權爭議,還有董事長因公出國或缺席時,多由獨董代理或主持會議等,足見獨董角色的轉變,成為控制股東相對信賴的公正第三人。

第四、獨董的職能具有多重任務。其實獨董在制度設計上具備多種職能,如1.獨董在董事會兼具董事與監察人的職責與功能,同時負責「業務決策」與「控制監督」的雙重任務,既要「興利」,也要「除弊」;2.獨董為大股東所提名,也要捍衛小股東的權益,可以扮演「大股東」與「小股東」利益的平衡者;3.獨立董事為外部董事,兼職身分,不負責公司業務的執行,正是公司「內部人」與「利害關係人」間交易的安全閥,多元任務讓獨董角色益形增加,成為公司治理環節中一股安定的力量。

第五、獨董責任與報酬不符比例原則,令人卻步。樂陞案後討論獨董待遇,發現獨董年薪報酬有的超過千萬元,也有的不到50萬元,投保中心統計進行中的團體訴訟案件,就包含了14位獨董和128位監察人被告,求償總金額高達261億元左右,平均每件求償金額高達6.4億元左右,許多獨董選擇辭任,過去5年就有441位獨董去職。試想獨董一個月報酬不過數萬元、一旦被連帶求償金額卻如此驚人?獨董的「責任是法律定的,報酬是董事會決定」,顯然獨董的報酬和相對應的風險和責任是不符合比例原則,有調整的空間。

最後強調,公司治理的重心在董事會,董事會的核心在於董事長及獨立董事。獨立董事固然不是萬靈丹,但是,沒有專業、獨立的獨立董事,就難以產生有效能的董事會,更難期待有健全的公司治理!國內許多績效良好的公司,卻未獲外資股東的青睞,投資佔比少,除了英文介面、投資人關係不佳以外,多受公司治理的績效影響,相信有心公司治理的控制股東不會輕忽。

#董事長 #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