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17日將加開臨時會,《公投法》修正案是重點之一,但行政院的修法版本卻是一種修惡立法,可能使台灣的直接民主被挖空。

由於去年公投提案中選會發現有偽造或死人連署的情況,故於行政院版《公投法》修正草案裡,在第9條第5項、第12條第3項規定,無論是第一或第二階段的提案連署,連署者都必須附身分證影本。這樣是否就能有效防止虛偽連署的情事發生,實屬未知。其實若有偽簽,中選會本就可加以剔除,並移送檢察官偵辦,但若要求連署附上身分證影本,因涉及個人隱私,將會影響連署意願,這就無形中加高了門檻。尤其上次《公投法》修正雖降低了提案人數,但第二階段的成案連署最少需約28萬人,要達成此目標本就困難,若再要求附上身分證影本,目的就絕對在扼殺公投,而非真在防止偽簽了。

其次,依據《公投法》第23條,於公投案公告成立後1至6個月內舉行公投,該期間內有全國性選舉時,「應」與該選舉同日舉行,也就是公投綁大選。而行政院版本將「應」改為「得」,即把大選與公投脫鉤。如此修正是為了要減輕選務工作的繁重,以避免去年九合一選舉的亂象再現。但單獨舉辦公投投票率將大幅降低,且是否與大選合併或分離由中選會裁量,就可能使公投淪為政治操作的工具。

此外,更具爭議的是人權可否公投的問題。依《公投法》第1條第2項,涉及原住民族權利者雖非不得公投,卻不能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這樣的規定是為防止多數人限制或否定少數族群的權利。基於同樣的邏輯,似也應將人權議題列入不得違反、甚至禁止公投的範疇。

而行政院版修正案已於第1條增加第3項,即公民投票涉及權利義務者,不得違反我國已簽署的人權公約。

但問題是,有哪個公投提案不會涉及人權?按理須具體列舉不得公投的人權事項,但如何列必然有爭執,且人權是屬抽象的法律概念,就將使政治任命極為濃厚的中選會具有實質審查權,以致又走回過去行政院公投審議委員會的老路。

總之,為避免去年的公投亂象再次發生,主事者不應是想盡辦法限縮公投的權利,而應是改善投票的方式與環境,如盡速建置電子連署,並於《公投法》中明文開放電子投票等才是,若民進黨只是為勝選而修惡,恐怕只會喪失更多的民心。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