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因「逃犯條例」修法而起的「傾城之亂」撼動國際,連在台灣都成街談巷議、社群對立的話題。

場景一:梅雨稍歇的東區連鎖咖啡店裡,忙裡偷閒的年輕店員在後台你問我答。店員A問:「為什麼那麼多香港人要反送中呀?」店員B答:「因為他們怕反送中通過後,一不小心就會被阿陸仔關起來!」店員A又問:「不是只管逃犯嗎?難道要放過逃犯噢?」店員C搭腔:「不管啦!共產黨就是不可靠,你也跟我一樣換大頭貼,挺香港啦!」

場景二:畢業卅多年的某大學同學群組裡,「英粉」台灣同學們慷慨激昂地反送中,以為會引來香港同學的熱烈回應。沒想到幾天過去,彼端卻有人傳來質問:「你們只看到上街頭的上百萬人,但有看到沒上街頭的更多人嗎?如果今天逃犯條例是英國或美國提修法,大家還會有意見嗎?」

說穿了,反送中,就是反中!

場景一的年輕人「不求甚解,直接下結論」,正是當前表態文化的特徵之一。從反共教育的角度看,不得不佩服現今執政的民進黨比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更有本事。以前兩蔣政府教導人民「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是用懷疑論洗腦,現在綠營政府則是採全面否定說,只管妖魔化中國大陸的所作所為,不管大國博弈已然發生巨大的質變與量變。

事實證明,年輕人的確也很買帳!

場景二的「英粉」跟著辣台妹撿到槍,仗勢放聲。相較於年輕人的「就是討厭共產黨」,這群成長於戒嚴時期的中年人反中有論述,用的卻是雙重標準。

如果你問:「擔任過CIA頭子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自己都承認中情局撒謊、欺騙、偷竊樣樣來,還沾沾自喜為『美國的榮耀』,那美國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他們的回答會是:「因為美國是正義的一方,中國是惡魔黨。」

如果你再問:「如果老共真的那麼鴨霸,要抓誰就抓誰,又何須大費周章修法綁自己的腳?」他們的回答就會是:「惡法濫用,共產黨就是不可靠!」

中國不可靠,曾經殖民香港超過150年的英國就比較可靠嗎?

因為「傾城之亂」,不由想起張愛玲的成名作《傾城之戀》。促成故事男女主角亂世之愛的歷史事件,是二戰時期「日本占港」;香港城的傾覆,成全了范柳原與白流蘇的姻緣。當時日軍兵臨香江,英國在歐洲戰場自顧不暇,最後由時任港督楊慕琦代表投降。此後三年八個月,香港「淪陷」,直到日本戰敗,才又重回英國管轄。換言之,香港曾經被英國「拋棄」三年八個月。

對照現在台灣輿論對反送中警民衝突的高調譴責,超過150年港英時代有過的抗爭、示威、流血衝突,以及港督始終由英國直接指派的「不民主」過去,又豈能當成往事不必再提?

寫《傾城之戀》的張愛玲與寫《今生今世》的胡蘭成,曾經有段知名的婚誓:「但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回歸到他們成婚的二戰末期,這婚誓自始就諷刺性十足。之所以「但願」,正意味著真實世界的「歲月並不靜好,現世並不安穩」。

在中美貿易大戰方酣之際,歲月更不靜好,現世更不安穩,而香港的「傾城之亂」又為詭譎世局增添新變數。

從過去到現在,香港的幸與不幸,都繫於大國的取與捨。如今,上街的百萬人「抗命」成功,是幸還是不幸?又是實踐了誰的正義?未來會不會成為香港命運的拐點?歷史要拉長看,答案並不在眼前的勝利裡!

#香港 #中國 #店員 #美國 #英國 #靜好 #場景 #逃犯 #修法 #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