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5月以來中美貿易戰趨向白熱化,許多在第一季大幅反彈的金融市場或資產再度回檔,新興市場債券雖然受到壓抑,相對表現仍舊突出,地緣政治風險與總體經濟環境仍須密切留意,但來自聯準會與中國人行等寬鬆貨幣政策的支持,以及新興債市資產獨特的優勢,讓我們持續看好新興債市與邊境債市前景,而為了避免個別國家風險,審慎篩選投資標的將更加重要。

我們特別看好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在過去20年裡,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從未出現連續2年負報酬,它的特性來自於長期的低違約率、高回復率以及較高的殖利率,我們對於2019年下半年的表現亦更具信心,新興市場的基本面如經濟成長、通膨、財政與負債狀況等皆表現良好,金融體系受到良好規範且資本發展蓬勃。

近期市場下調對全球經濟成長的預估,主要是聚焦在美國關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與潛在的擴散效應,我們認為中國2019年的經濟成長若低於人民銀行預估的6%,人行將進一步寬鬆政策以支撐景氣,我們也預期今年新興市場與成熟市場成長動能的差異仍將持續擴大,這兩者間的差異與新興市場的資金流向有極高的關聯性,今年第一季資金明顯流入新興市場,雖然未來幾個月流入金額趨緩,我們仍預期2019全年將有可觀的資金流入新興市場。

邁入下半年,中美貿易緊繃情勢對於全球訂單的傷害,傳達地緣政治仍有不確定性的訊號,中美貿易爭端升溫也影響投資氣氛,並使得美債殖利率大幅下降、新興債利差擴大。我們的基本假設仍是中美雙方將達成協議,也許短期內無法做到,但預期在12個月以內。新興市場債券是存續期較長的資產之一,目前利差擴大正好被美債殖利率下滑所抵銷,近期得以維持正報酬,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擁有低違約率、高回復率,以及存續期較長的特性,此外,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殖利率約6%、邊境市場債券殖利率更高於7%,這些優勢將持續吸引投資人投入資金。

在美元計價的主權債中,邊境市場的債券成為焦點,從基本面來看,邊境市場成長動能強勁,政府舉債需求降低,又有來自成熟國家的支持,信用狀況可獲得支撐;邊境市場除可受惠一帶一路帶來的成長商機,在IMF協助下,超過三分之一的邊境市場國家正在推行財政與結構改革,這些國家的負債狀況可望持續增強,其中我們較看好埃及、象牙海岸、以及迦納。

我們樂觀看待今年的新興債市表現,但面對整體市場的不確定性升高,將透過篩選的方式避免單一市場風險並把握機會,相信在投資人持續追求收益下,具備較高殖利率的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與邊境市場債券將有更為突出的表現。

#狀況 #計價 #殖利率 #邊境 #資金 #資產 #新興債市 #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 #新興 #看好